•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70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70  已经没有时间来争论这个问题了;哈利听到更多的脚步声从预言大厅里传过来,越来越响,他也意识到自己不该喊得那么大声,暴露了他们的位置,但是已经太晚了。

      “过来!”他招呼了一声.房问另一端的门敞开着,通向那个黑色门厅,他们飞快地朝那扇门跑过去,把那个摇摇晃晃、长着丑陋婴儿脑袋的食死徒丢在身后。

      他们刚跑到半路,哈利就从敞开的门中看到另外两个食死徒正穿过黑色的屋子向他们跑来;他马上调转方向,冲进左边一间黑乎乎、乱糟糟的小办公室,砰的~一声把他们身后的门关上了。

      “快快?? ”赫敏开口说,但没等她念完咒语,门就被撞开了,那两个食死徒冲了进来。

      伴着胜利的欢呼,两个人都大叫起来:“障碍重重!”

      哈利、赫敏和纳威全都被撞飞了;纳威被抛到桌子后面不见了;赫敏撞上一个书架,厚厚的书本倾泻下来,立刻把她埋住了;哈利的后脑勺猛地撞到身后的石头墙上,眼前直冒金星,一时间他头晕眼花,什么也做不了。

      “我们抓住他了!”离哈利最近的那个食死徒大声喊道,“在一间办公室里.离?? ”

      “无声无息!”赫敏大喊,食死徒的卢音消失了。通过面罩的洞口,他还在不停地动着嘴巴,但一点儿声音也没有,他的同伙把他推到一旁。

      “统统石化!”就在第二个食死徒举起魔杖时,哈利高喊。那个食死徒的胳膊和腿都啪地贴在一起,他脸朝下倒在哈利脚边的地毯上,僵硬得像块木板,不能动弹了。

      “太棒了,哈?? ”

      那个剐刚被赫敏打哑的食死徒突然一挥他的魔杖,一道像是紫色火苗的东西穿透赫敏的胸膛,赫敏似乎惊讶地轻轻“哦”了一声,缩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赫敏!”

      哈利赶忙跪在她旁边,纳威也从桌子底下飞快地爬过来,魔杖举在他的面前。食死徒一看到纳威,马上朝他的脑袋狠狠地踢了过去?? 一脚踢断了纳威的魔杖,踹在他的脸上。纳威疼得惨叫一声,捂着嘴巴和鼻子缩了回去。哈利转身高举着魔杖,看到那个食死徒已经扯下面罩,正用魔杖对准自己。哈利认出了-522 ?这张苍白、扭曲的长脸,那正是《预言家日报》登载过的,杀害了普威特夫妇的巫师安东宁多洛霍夫。

      多洛霍夫笑得咧开了嘴巴。他那只空着的手指了指仍攥在哈利手中的预言球,又指了指自己,接着又指了指赫敏。尽管他说不出话来,但是他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把预言球给我,不然你就跟她一个下场??“交出预言球你照样会把我们杀光!”哈利说。

      哈利头脑中掠过一阵恐慌,他已无法正常地思考。他一只手放在赫敏的肩上,仍能感觉到她的体温,但他根本不敢正眼看她。千万不能让她死,千万不能让她死,如果她死了那都是我的错??“不干(管)你做什么,哈利,”纳威在桌子底下激动地说,他的双手垂下来一些,一看就知道他的鼻子被踢断了,鲜血正顺着嘴巴和下巴往下淌,“不叫把它贵他(不要把它给他)!”

      接着门外响起轰的一声,多洛霍夫回头一看?? 长着婴儿头的食死徒出现在门口,他的脑袋叫喊着,失去控制的巨大双拳朝周围的一切东西挥打过去。哈利逮住了这个机会:“统统石化!”

      多洛霍夫还没来得及抵挡,咒语就已经击中了他。他向前扑倒下去,横着压在他同伙的身上,他们两个都僵硬得跟木板一样,一动也不动了。

      “赫敏,”哈利立刻晃动着赫敏,这时长着婴儿头的食死徒又跌跌撞撞地从视线里消失了,“赫敏,醒醒??”

      “他对她做了四(什)么?”纳威说着从桌子底下爬过来,跪在赫敏另一边,鲜血正从他迅速肿胀的鼻子里不停地涌出来。

      “我不知道??”

      纳威摸索着握住赫敏的手腕。

      “还约(有)脉搏,哈利,我能可地(肯定)。”

      哈利深深地松了口气,刹那间有点晕眩。

      “她还活着?”

      “对,我祥(想)是的。”

      他们谁也没有再吭声,哈利竭力倾听周围的动静,但是只能听到呜咽声和跌跌撞撞走动的声音,那是长着婴儿脑袋的食死徒在隔壁屋子里发出来的。

      “纳威,我们离出口不远,”哈利小声说,“正好在圆形屋子隔壁??如果在其他食死徒到来之前,你能穿过那里找对门,我敢说你就可以把赫敏带到走廊里,进入升降梯??然后,你可以找到什么人??报警??”

      “那你压(要)做四(什)么呢?”纳威一边说一边用衣袖抹着流血的鼻子,皱着眉头看着哈利。

      -523 ?“我要去找其他人。”哈利说。

      “那好,我压(要)和你一几(起)气(去)找大(他)们。”纳威毫不犹豫地说。

      “但是,赫敏?? ”

      “我们对(带)她一几(起)去。”纳威坚定地说,“我来背着她?? 你对付大(他)们比我前(强)?? ”

      他站起身,攥住赫敏的一只胳膊,盯着哈利,哈利有点儿迟疑,接着挽起赫敏的另一只胳膊,一同将赫敏软绵绵的身体抬起搭在纳威的肩上。

      “等一下,”哈利说着从地上抓起赫敏的魔杖,塞在纳威的手里,“你最好带上这个。”他们慢慢地走向门口时,纳威把自己那根断了的魔杖踢到了一旁。“我奶奶非要了五(我)的命不可,”他口齿不清地说,鼻子里的血一滴滴的流下来,“腊(那)是我爸爸留下来的。”

      哈利从门口探出头来,小心地环视了一下。长着婴儿脑袋的食死徒还在那里高声尖叫,不停地敲打撞击周围的东西。他推倒了落地大座钟,弄翻了桌子,糊里糊涂地哭叫着。他们身后那个有玻璃前门的壁橱继续坠落下来摔得粉碎,然后又回到墙上自动地恢复原状,哈利估计那里面有时问转换器。“他不会注意我们的,”哈利小声说,“来??跟紧我??”

      他们蹑手蹑脚地从办公室溜了出来,朝通往黑色门厅的屋门走去,那里现在看起来一个人也没有。他们向前走了几步,因为背负着赫敏,纳威走起来有些摇摇晃晃的;时间厅的门在他们的身后关上了,四周的墙又开始转动起来。刚才哈利后脑勺上挨的那一下好像把他打蒙了。他眯起眼睛,微微晃悠着,直到墙壁又停止了转动。他发现赫敏在门上留下的燃烧的x字都消失了,心里猛地一沉。

      “现在你觉得应该往哪儿走?? ”

      他们还没来得及决定该试试哪个门,右边的一扇门突然弹开了,有三个人从里面跌了出来。

      “罗恩!”哈利沙哑地喊道,朝他们冲了过去,“金妮?? 你们都?? ?”

      “哈利,”罗恩说,他虚弱地傻笑着,向前一倒抓住了哈利胸前的袍子,用恍惚的目光盯着哈利,“是你们啊??哈哈哈??你看起来真滑稽,哈利??你现在真是一团糟??”

      罗恩的脸色十分苍白,一些黑色的东西正从他的嘴角流下来,紧接着他腿一软倒了下去,可手里仍抓着哈利的袍子,弄得哈利只好弯下腰。

      “金妮?”哈利担心地说,“出什么事了?”

      金妮摇了摇脑袋,靠着墙壁滑下去坐在地上,气喘吁吁地握着自己的脚脖子.“我觉得她的脚脖子骨折了,我听到了咔嚓一声。”卢娜小声说,她正俯下身-524 ?www.ChineseAll.com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文在线出品子站在金妮跟前,看起来是惟一没有受伤的人,“有四个人把我们追进一间满是行星的黑屋子;那真是个怪地方,有时候我们就飘浮在黑暗中??”“哈利,我们看到天王星正靠近我们!”罗恩说,仍在虚弱地傻笑着,“明白吗,哈利?我们看到天王星?? 哈哈哈?? ” 他的嘴角上冒出一个血泡,然后破裂了。“?? 可是有一个人抓住了金妮的脚,我用了粉碎咒,结果冥王星在他面前爆炸了,但是??”卢娜无奈地朝金妮打了个手势,她的呼吸非常微弱,始终闭着眼睛。“罗恩是怎么了?”哈利担心地问道。罗恩还在傻笑着,吊在哈利胸前的袍子上。“我不清楚他们用什么打中了他,”卢娜难过地说,“可他变得有些古怪,我差点没办法把他带出来。”“哈利,”罗恩说着把哈利耳朵扯至自己跟前,仍在虚弱地傻笑着,“你知道那个女孩子是谁吗,哈利?她是疯姑娘??疯姑娘洛夫古德??哈哈哈??”“我们得离开这儿。”哈利坚决地说,“卢娜,你能帮帮金妮吗?”“当然,”卢娜回答说,为了安全起见,她把自己的魔杖架在耳后,接着用一只胳膊搂住金妮的腰把她扶了起来。

      “不过是脚脖子受伤,我自己能行!”金妮有些急躁地说,但是说着她就朝一旁倒了下去,为了稳住自己她只好赶忙抓住卢娜。哈利把罗恩的一只胳膊搭在自己的肩上,就像几个月前他对待达力那样。他朝四下里看了看,他们第一次就能找到出口的机会只有十二分之一??他扶着罗恩向一扇门走去;只差几步路的时候,大厅对面的另一扇门猛地打开了,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带着两个食死徒跑了进来。“他们在这儿!\'’她尖叫着说。昏迷咒横穿房间射了过来:哈利一头冲进面前的那扇门,匆忙放下罗恩,然后弯着腰跑回去帮助纳威把赫敏背进屋子:他们全都跨过了门槛,及时把贝拉特里克斯关在了门外。“快快禁锢!”哈利喊道,他听见门外那三个食死徒正用身体撞击房门。“没关系!”一个男人的声音说,“还有别的路可以进去?? 我们找到他们了,他们就在这儿!”哈利转过身;他们又回到了大脑厅,四周的墙壁上确实有很多门。他能听见身后大厅里的脚步声,更多的食死徒正跑过来与起初的三个人会合。“卢娜?? 纳威?? 帮帮我!”他们三个分头绕着屋子飞跑,一边跑一边把门封好;哈利急忙跑向另一扇门时撞上了一张桌子,他从桌面上一翻身滚了过去。

      -525 ?“快快禁锢!”

      这些门的背后传来许多跑动的脚步声,不时有人用沉重的身体撞在门上,把门擅得吱吱地颤动着;卢娜和纳威正沿着对面的墙壁给屋门施魔法?? 接着,就在哈利来到屋子另一端时,他听见卢娜喊道:“快快?? 啊??”

      他一转身,正好看见卢娜被抛了起来;五个食死徒穿过卢娜没来得及封闭的那扇门拥进了屋子;卢娜撞在一张桌子上,顺着桌面滑落到另一侧的地板上,她四肢摊开平躺在那里,像赫敏一样一动不动了。

      “抓住波特!”贝拉特里克斯尖叫一声朝哈利跑过来;哈利躲开了她,掉头往回狂奔;只要他们不击中预言球,他就是安全的??“嘿!”罗恩说,他已经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正傻笑着踉踉跄跄地向哈利走去,“嘿,哈利,这里有些大脑,哈哈哈,很奇怪吧,哈利?”

      “罗恩,闪开,趴下?? ”

      但是罗恩已经用魔杖对准了那个玻璃缸。

      “真的,哈利,那是大脑?? 看?? 大脑飞来!”

      场面似乎在顷刻间定格了。哈利、金妮、纳威,还有每一个食死徒都没有注意彼此,而是注视着那个玻璃缸的顶端。一个大脑从绿色液体中跃了出来,就像一条欢蹦乱跳的鱼:它好像在半空中悬停了一会儿,接着朝罗恩飞过去,一边飞一边吐着丝,就像是从它身上飞出了有活动形象的带子,跟成卷的电影胶片似的一圈圈展开了。

      “哈哈哈,哈利,看呀?? ”罗恩一边说,一边看着大脑吐出华而不实的脑浆,“哈利,过来摸一下;肯定很古怪?? ”

      “罗恩,不要!”

      哈利不知道如果罗恩触摸了那些拖在大脑后面的思想触角会怎么样,但他确信那不是什么好事。他向前冲过去,但是罗恩已经伸出双手抓住了大脑。

      这些触角一接触到罗恩的皮肤,立刻开始像绳子一样缠住了他的手臂。

      “哈利,你看这是怎么了?? 不不?? 我不喜欢这样,?? 停下来?? 停下来?? ”但是细细的带子已经绕在了罗恩的胸膛上;他拼命地撕扯着像章鱼一样紧紧缠绕着自己身体的大脑。

      “四分五裂!”哈利大叫,希望在罗恩的眼睛被缠住以前斩断这些触角,可是它们没有断开。罗恩摔倒了,还在不停地翻腾着想挣脱束缚。

      “哈利,他会被憋死的!”金妮尖叫起来,由于脚脖子受了伤,所以她待在地上无法动弹?? 一道红光从一个食死徒的魔杖射出来,正好打在金妮脸上。她倒向一旁,躺在那里不省人事了。

      “昏昏倒地!”纳威大声喊着,旋转着身体朝走过来的食死徒挥动着赫敏的魔杖,“昏昏倒地!昏昏倒地!”

      但是什么效果也没有。

      一个食死徒朝纳威发射了昏迷咒;偏了几英寸没有打中,现在只剩下哈利和纳威两个人对付五个食死徒,其中两个食死徒发射出的几道箭一样的银光没有击中他们,但在他们身后的墙上留下了几个凹坑。哈利飞快地跑开了,贝拉特里克斯在后面紧紧追赶:哈利把预言球高高举在头顶上,全速朝屋子另一头跑去,一心想着把这些食死徒从自己的伙伴身旁引开。

      这一招好像挺管用;他们跟在他身后飞奔,一路上撞飞了桌椅,但是他们惟恐损坏预言球,不敢对他施咒语,只有食死徒闯进来的那扇门仍然敞开着,于是他冲了过去,心里暗自祈祷纳威一定要留在罗恩身边,想办法让他解脱出来。他在这间新屋子里跑了几步,突然觉得地板消失了??他顺着一级级陡峭的石头台阶摔了下去,在每一级台阶上都被弹起来,最后一下撞击撞得他连气都喘不过来了。他平躺在石坑里,石头拱门竖立在台子上。整个房间回荡着食死徒们的大笑声:哈利向上一看,大脑厅里的五个食死徒正一步步走下台阶向他逼近,同时更多的食死徒从其他的门里冒了出来,开始朝着他跳下一级级石凳。他的腿抖得厉害,几乎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但他还是站了起来。预言球出乎意料地仍握在他的左手中,完好元损,魔杖紧紧握在他的右手里。他一边向后退一边扫视周围,尽量把所有的食死徒都收进自己的视线里。他的腿碰到了后面一个坚硬的东西:他已经退到了竖立着拱门的台子旁边,他爬到了台子上。

      食死徒都停了下来,死死地盯着他。有几个也像他一样喘得厉害。还有一个食死徒流血不止;多洛霍夫已经解开了全身束缚咒,正斜眼盯着他,用魔杖对准了他的脸。

      “波特,你完了,”卢修斯马尔福慢条斯理地说着扯下了面罩,“现在像乖孩子一样把预言球交给我吧。”

      “让?? 让他们离开,我就把它给你!”哈利绝望地说。

      几个食死徒大笑起来。

      “你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波特。”卢修斯马尔福说,他那张苍白的脸高兴得泛起了红晕,“你瞧瞧,我们有十个人,而你只有一个??难道邓布利多没有教过你怎么数数儿吗?”

      “他把(不)是一个人!”一个声音在他们身后大喊,“他还牙(有)五(我)!”

      哈利的心沉了下去,纳威正沿着石凳朝他们爬下来,颤抖的手里仍然牢牢握着赫敏的魔杖。

      “纳威,别?? 回到罗恩那儿去?? ”

      “昏昏倒地!”纳威一边再次喊着一边用魔杖轮流对准每一个食死徒,“昏昏-527 ?倒地!昏昏倒?? ”

      一个身材最高大、魁梧的食死徒从后面抓住了纳威,把他的双手紧紧压在身体两旁,纳威挣扎着踢他;一些食死徒大笑起来。

      “他是隆巴顿,是吧?”卢修斯马尔福嘲讽地说,“好呀,你奶奶已经习惯把家庭成员贡献给我们的事业??你死了也不会让她很吃惊。”

      “隆巴顿?”贝拉特里克斯重复了一遍,憔悴的脸上闪现出十分邪恶的笑容,“太好了,我曾有幸见过你的父母,小家伙。”

      “我咬(捣)了你的老乌(窝)!”纳威吼道。他拼命地挣扎着,以至于抱住他的那个食死徒喊道:“击昏他!”

      “不,不,不。”贝拉特里克斯说。她瞥了哈利一眼,接着又盯着纳威,看上去很兴奋。“不,让我们来看看隆巴顿像他爹妈一样垮掉之前能坚持多久??除非波特愿意把预言球交给我们。”

      “不能各(给)大(他)们!”纳威大吼着。当贝拉特里克斯举着魔杖逐渐逼近他和抓着他的那个食死徒时,他发疯似的又踢又踹,猛烈地扭动着身体。“不能各(给)大(他)们,哈利!”

      贝拉特里克斯扬起了魔杖:“钻心剜骨!”

      纳威尖叫一声,双腿蜷到胸前,以至于正在抓着他的那个食死徒立刻变成了悬空抱着他。食死徒把纳威扔在了地上,他痛苦地抽搐着、尖叫着。

      “这不过是让你稍微品品滋味!”贝拉特里克斯说着举起了魔杖,纳威停止了尖叫,躺在她的脚下抽泣着。她转过身,抬头望着哈利。“好了,波特,要么把预言球交给我们,要么就看着你的小朋友痛苦地死掉!”

      哈利用不着再想什么了,他别无选择。预言球仍握在他手里,被他的体温暖得温乎乎的,他把它递了过去。马尔福跳上前去想拿过来。

      紧接着,在他们上方,又有两扇门猛地打开了,五个人突然飞快地冲进了屋子:小天狼星、卢平、穆迪、唐克斯和金斯莱。

      马尔福转过身,举起了魔杖,但是唐克斯已经向他发射了昏迷咒。哈利顾不上去看有没有打中,急忙一头跳下台子闪开了。凤凰社成员的出现转移了那些食死徒们的注意力,他们一边跳下一级级台阶,一边用雨点般的咒语射向这些食死徒。穿过飞奔的人群和一道道闪光,哈利看到纳威正在地上向前爬行。他又躲过一道红光,朝纳威猛扑过去。

      “你还好吗?”他大声喊道,这时又有一条咒语从他们头上几英寸的地方飞了过去。

      “还好。”纳威说着想站起来。

      “那罗恩呢?”

      “我托(觉)得他没西(事)?? 我离卡(开)的时候,他还在跟那个大脑把(搏)-528 ?斗?? ”

      一条咒语突然飞过来,炸碎了他们之间的石头地板,留下了一个凹坑,几秒之前纳威的手就放在那里;两个人慌忙爬开了,接着一只粗壮的手臂不知从什么地方伸过来,掐住了哈和的脖子,把他拎了起来,他的脚尖几乎脱离了地面。

      “把它给我,”他耳旁响起了一声咆哮,“把预言球给我?? ”

      那只手紧紧地捏住了哈利的喉咙,使他喘不过气来。眼泪汪汪的哈利看到。小天狼星正在十英尺远的地方和一个食死徒搏斗;金斯莱正同时迎战两个食死徒;唐克斯也在台阶的半路上朝下面的贝拉特里克斯发射咒语?? 似乎没有人注意到哈利快不行了。他掉转魔杖,指向身后的男人,但是他喘不过来,说不出咒语,那个男人的另一只手正在摸索哈利攥着预言球的手??“啊!”

      纳威不知从什么地方冲了过来,他没办法连贯地说出咒语,于是就用赫敏的魔杖对准食死徒面罩上的一个眼孔猛地戳了进去。那个人疼得大吼一声,立刻丢下了哈利。哈利急速转身,冲着他气喘吁吁地念道:“昏昏倒地!”

      那个食死徒仰面倒了下去,面罩滑落下来:他就是差一点杀死巴克比克的麦克尼尔,他的一只眼睛已经被戳得肿胀充血了。

      “多谢!”哈利一边对纳威说一边把他拖到一旁,这时小天狼星与他的食死徒对手踉跄着从他们身边经过,搏斗进行得十分激烈,他们的魔杖挥舞成一片模糊的影子。哈利的脚踩到了一个圆圆的、硬邦邦的东西,滑了一下。一刹那间,他以为自己把预言球弄掉了。但紧接着他看到穆迪那只带魔法的眼睛正快速旋转着滚过地板。

      魔眼的主人躺在哈利旁边,头上鲜血直流,他的攻击者现在正全力对付哈利和纳威:那是多洛霍夫,他那张苍白的长脸都高兴得扭曲了。

      “塔朗泰拉舞!”他用魔杖对准纳威大喊一声,纳威的双腿顿时疯狂地跳起了踢踏舞,失去了平衡,又一次摔在了地上,“现在,波特?? ”

      他就像对付赫敏那样突然朝哈利一挥魔杖,哈利急忙喊道:“盔甲护身!”

      哈利觉得有一种跟钝刀子似的东西从脸上迅速划过;它的力量把他撞向一旁,倒在纳威舞动不停的腿上,幸好铁甲咒挡住了咒语的大部分威力。

      多洛霍夫又举起了魔杖。“预言球飞?? ”

      小天狼星不知从什么地方冲了过来,一肩膀把多洛霍夫撞飞了。那个预言球又滑到哈利的指尖上,但是他努力抓住了它。此时小天狼星与多洛霍夫正在猛烈搏斗,他们像舞剑一样挥动着魔杖,杖尖火星四射。

      多洛霍夫抽回魔杖,准备像对付哈利和赫敏那样挥动它。哈利跳起来高喊:“统统石化!”多洛霍夫的胳膊和腿又一次贴在一起,仰面倒了下去,砰的一声撞在地上。

      “干得漂亮!”小天狼星一边喊着一边按下哈利的脑袋,躲过了正朝他们飞来的两个昏迷咒,“现在我要你们离开?? ”

      两个人迅速弯下腰。一道绿光险些击中了小天狼星。哈利看到屋子对面的唐克斯从石头台阶中间摔了下来,软绵绵的身体顺着一个个台阶向下滚落,贝拉特里克斯得意地转身跑去,重新投入了战斗。

      “哈利,拿好预言球,带上纳威快跑!”小天狼星一边大喊一边朝贝拉特里克斯迎面冲了过去。哈利没能看到接下来的情形:金斯莱从他眼前晃过,正在和没戴面罩、满脸麻子的卢克伍德激战;当哈利冲向纳威时,又一道绿光从他头顶飞了过去??“你能站起来吗?”他在纳威的耳边大声喊道,纳威的双腿仍在不由自主地跳动、抽搐,“用胳膊搂住我的脖子?? ”

      纳威照着做了?? 哈利挺起了身子?? 纳威的双腿还在不停地四下乱舞,没有办法站稳。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一个人扑向他们:他们两个仰面倒了下去,纳威像只四脚朝天的甲虫似的狂舞着两条腿,哈利的左手高高地举在空中,免得小玻璃球被打碎。

      “预言球,把预言球给我,波特!”卢修斯马尔福在哈利耳边吼道,哈利感到他的魔杖用力顶在了自己的肋骨之间。

      “不?? 放?? 开?? 我??纳威?? 接住!”

      哈利把预言球顺着地板滚了过去,纳威后背贴着地面一转,把球揽在怀里。马尔福调过魔杖指向了纳威,这时哈利用自己的魔杖猛地从肩头向后一指,大喊:“障碍重重!”

      马尔福被击飞了。哈利再一次爬起来时四下看了一眼,发现马尔福猛地撞到了台子上。台子上面,小天狼星和贝拉特里克斯正在激战。马尔福又用魔杖对准了哈利和纳威,没等他来得及吸口气说出咒语,卢平就跳到了他们中间。

      “哈利。集合其他的人,快走!”

      哈利一把抓住纳威肩膀上的袍子,把他整个拖上了第一级石头台阶;纳威的腿还在抽搐、舞动,根本站不起来。哈利再次竭尽全力拖动纳威,他们又爬上了一层台阶??一道咒语击中了石凳,正好打在哈利脚后跟旁边。石头碎了,哈利仰面倒在下一层台阶上。纳威跌在地面上,双腿还在不停地舞动、摇摆着,他把预言球塞进了口袋里。

      “来吧!”哈利一边绝望地说着一边使劲拽着纳威的袍子,“用你的腿蹬蹬看?? ”

      他又用力向上一拉,纳威袍子左边的接缝处全都被扯开了?? 小玻璃球从口袋里掉了出来,还没等他们抓住它,纳威一只抖动的脚就踢到了它:它朝他们右边飞出大约十英尺,在下面的台阶上撞得粉碎。他们都盯着它被撞碎的地方,被刚才发生的事吓呆了,只有他们两个注意到,一个长着巨大眼睛的珍珠自色的身影升到了空中。哈利能看到它的嘴巴在一张一合,但他们周围到处是碰撞声、尖叫声和叫嚷声,他一句预言都听不到。那个身影说完话,消失得无影无踪。

      “哈利,退(对)不起!”纳威喊道,他一脸痛苦的表情,双腿还在摇摆,“真退(对)不起,哈利,我不是个(故)意?? ” “没关系!\'\'哈利高声喊道,“试着站起来,我们离开这儿?? ” “大(邓)布利多!”纳威叫了一声,越过哈利的肩膀望去,汗涔涔的脸上露出激动的表情。

      “什么?”

      “大(邓)布利多!”

      哈利回头顺着纳威的目光望过去。在他们正上方是通向大脑厅的房门,阿不思邓布利多正站在门口,他的魔杖高高举过头顶,苍白的脸上满是怒色。哈利感到一股电流涌过全身?? 他们得救了。

      邓布利多快速走下台阶,从纳威和哈利身边经过,他们再也没有想要离开的念头了。邓布利多走到台阶最底部,离他最近的一个食死徒发现了他,大喊着通知其他食死徒。一个食死徒撒腿就跑,像只猴子似的爬上对面的石头台阶,邓布利多的咒语轻而易举地把他拖了回来,就像用无形的线把他钩住了一样??现在只有两个人还在激战,很明显,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邓布利多的到来。

      哈利看到小天狼星矮身闪过了贝拉特里克斯的一道红光:他正在嘲笑她。

      “得了,你可以做得更好!”他高声喊着,声音在整个巨穴般的屋子里回荡。

      第二道光束正好击中了他的前胸。

      他脸上的笑容还没有完全消失,但是他惊骇地瞪圆了双眼。哈利下意识地松开了纳威。他一边再次跳下台阶一边抽出魔杖,邓布利多也朝台子转过身去。小天狼星似乎过了很久才倒下去:他的身体向后弯曲着,形成了优美的弓形,倒下去时穿过了悬挂在拱门上的破旧帷幔。

      哈利看到,他的教父倒下去时,那张消瘦的、一度十分英俊的脸上既恐惧又诧异,他倒进了古老的拱门里,消失在帷幔后面。那帷幔飘动了一会儿,就像刚才吹过了一阵狂风,然后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

      哈利昕到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在得意地尖叫,但他知道这什么也说明不了?? 小天狼星只是跌进了拱门里,他随时都可能再从另一边出来??但是小天狼星没有出现。

      “小天狼星!”哈利喊道,“小天狼星!”

      -531 ?他来到地板上,他的呼吸变成了灼热的喘息。小天狼星一定就在帘子后面,他,哈利,会把他拖出来??但是当他来到石坑冲向台子时,卢平拦腰抱住了他,把他拖了回来。“已经没有办法了,哈利?? ” “抓住他,救救他,他不过是刚刚走了进去!”“太晚了,哈利?? ”

      “我们还可以抓住他?? ”哈利拼命挣扎,但是卢平不放手??“已经没有办法了,哈利??没有办法??他走了。”

       -532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上海典朗电子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0030048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