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75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75第38章 第二场战争打响了 

      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回来了魔法部部长康奈利福吉在星期五晚上的一个筒短声明中证实了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又回到了这个国家,并且再一次展开了活动。

      “我不得不十分遗憾地宣布那个自诩为魔王的巫师?? 噢,大家知道我指的是谁?? 还活着,而且又在我们当中活跃起来,”福吉在向记者们致辞时说,他看上去既疲倦又狼狈不堪,“同样遗憾的是我们要报道阿兹卡班的摄魂怪发生了大规模的叛乱,它们已经表示反对继续为魔法部工作。我们相信这些摄魂怪目前正在为那个魔头效力。

      “我们强烈呼吁魔法界的民众们保持警惕。魔法部正在出版家庭及个人初步防御指南,并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免费分发到所有的巫师家庭。”

      魔法部的此次声明引起了魔法社会的警惕与不安,尽管他们刚于上周-559 ?三接到魔法部的保证:“无论当前盛传什么谣言,而神秘人正又一次在我们中间活动的说法纯属一派胡言。”

      究竟是什么促使魔法部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详细情况尚不清楚,但是可以确定一点,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带领一帮追随者(大家知道是指食死徒)于星期二晚上进入了魔法部。

      已恢复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校长、国际巫师联合会成员以及威森加摩首席巫师等职的阿不思邓布利多,目前为止还没有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他在过去一年中始终坚持认为,神秘人不像大家所希望和深信的那样,他还没有死,他再一次召集了他的拥护者,准备重新夺权。同时,那个大难不死的男孩??“在说你,哈利,我知道他们怎么着也会把你扯进去。”赫敏说,跃过报纸的上方看着哈利。

      他们都在校医院的病房里。哈利正坐在罗恩的床头和罗恩一起在听赫敏读《星期日预言家报》的头版。金妮的脚脖子眨眼的工夫就被庞弗雷夫人治好了,她蜷曲在赫敏的床脚;纳威的鼻子同样也恢复到了正常的大小和形状,他正坐在两张床之间的椅子上;还有顺便来探望的卢娜正抓起最新版的《唱唱反调》一阵乱翻,显然没有听到赫敏正在说什么。“他现在又是那个‘大难不死的男孩’了,是不是?”罗恩阴沉着脸说,“而不再是那个蛊惑人心、喜欢卖弄炫耀的人了,嗯?”

      他从床边柜子上的一大堆东西中抓起满满一把巧克力蛙分别扔给了哈利、金妮,还有纳威几块,并用牙撕掉了自己那一块的包装纸。他的前臂上那些被大脑的触角缠绕过的地方仍有些很深的伤口。根据庞弗雷夫人的说法,思想几乎会比其他任何东西留下更深的印迹,尽管自她开始使用大量的不利博士遗忘药膏以来,这些伤口看起来已经好多了。

      “不错,他们现在正在高度赞扬你呢,哈利,”赫敏说着继续往下看这篇文章,“‘一个呼吁真理的孤独的声音??被认为是精神错乱,而他坚守着自己的立场从未动摇过??被迫忍受奚落和诽谤??’嗯??”赫敏念着皱起了眉头,”我注意到有一点他们没有提,事实上进行奚落和诽谤的正是他们的??”

      她微微一缩身体,把一只手放在肋骨上。多洛霍夫在她身上所施的咒语,如果当时他大声念的话会比现在造成的伤害还要严重,不过,目前的情况也不轻松,用庞弗雷夫人的话说:“够她受的了。”赫敏每天都得服十种不同的药,恢复得很快,她已经在医院的病房里待烦了,不想再待下去了。

      “神秘人的最后企图破灭了,二到四版;魔法部应当对我说些什么,五版;为什么没有人聆听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声音,六到八版;哈利波特的独家采访,九版??很好,”赫敏说着折起了报纸把它丢到一边,“这的确给了他们很多可写的-560 ?内容。可哈利的采访不是独家的,几个月前《唱唱反调》的一次才是??“爸爸卖给他们的,”卢娜一边含含糊糊地说着一边翻了一页《唱唱反调》,“他还卖了个好价钱,所以我们准备今年夏天到瑞典去探险,看看是不是可以抓到一头弯角鼾兽。”赫敏好像进行了一番思想斗争,然后说:“这听起来很不错嘛。”金妮捕捉到了哈利的目光,急忙转向一边,咧着嘴笑了。“那么,说到底,”赫敏说着稍稍坐直了一点儿,但马上又缩了回去,“‘学校的情况怎么样了?”

      “弗立维去除了弗雷德和乔治的沼泽,”金妮说,“只用了大约三秒钟的时间,但是他在窗户下面留了一小块,并用绳子围了起来......”“为什么?”赫敏一脸诧异地问道。

      “哦,他只是说那是一小块了不起的魔法,”金妮说着耸了耸肩。

      “我想他留下那一块是作为对弗雷德和乔治的纪念。”罗恩说,尽管他满嘴都是巧克力。“这些都是他们给我带来的,你看,”他一边对哈利说一边指着身边堆成小山似的巧克力蛙,“他们的笑话商店一定弄得挺红火,呃?”

      赫敏看着有些不以为然,问道:“既然邓布利多回来了,是不是所有的麻烦都没有了?”“不错,”纳威说,“一切都恢复正常了。”“我猜费尔奇一定挺开心的,好吧?”罗恩问,他把一张邓布利多巧克力蛙卡片倚在他的水壶上。“根本不是那郝样,”金妮说,“实际上他真的真的非常失望......”她压低了声音说,“他不停地说乌姆里奇是霍格沃茨有史以来发生的最棒的一件事情?”

      他们六个人一起回头望去,乌姆里奇教授正躺在他们对面的床上,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天花板。邓布利多一个人单枪匹马深入森林,把她从马人们手中救了出来;至于他是怎样做到的?? 他是如何令自己毫发无伤地把乌姆里奇教授从森林里救了出来?? 没有人知道,当然乌姆里奇更不会说。自她回到城堡里以来,就他们所知,她没有说过一个字。谁也不清楚她究竟出了什么毛病。她那一贯整齐的灰褐色头发如今已零乱不堪,发际之间还有一些细小的树枝和树叶,可她看上去好像一点也没有受伤。

      “庞弗雷夫人说她只是吓坏了。”赫敏小声说。

      “倒不如说是气坏了。”金妮说。

      “没错,她会动弹的,如果你这样试试看。”罗恩说着用舌头轻轻发出马蹄一样??的声音。乌姆里奇腾的一下笔直地坐了起来,惊慌地朝四下张望着。“怎么了,教授?”庞弗雷夫人从她办公室里伸出头来大声问。“没??没有什么??”乌姆里奇急忙说,脑袋又埋进了她的枕头,”没有什-561 ?么,我一定是在做梦??”

      赫敏和金妮埋在床褥里闷闷地大笑起来。

      “说到马人,”赫敏稍稍止住了笑,又说,“那现在的占卜老师是谁?还是费伦泽吗?”

      “应该是他,”哈利说,“其他马人不会让他再回去了,不是吗?”

      “看来他和特里劳妮都会继续教下去的。”金妮说。

      “我敢说邓布利多早就希望自己能够让特里劳妮永远地离开了。”罗恩边说边大口嚼着第十四块巧克力蛙,“好好听着,如果你们要问的话,预言课根本就没有用,费伦泽也没有好多少??”

      “你怎么能这么说?”赫敏质问道,“难道是因为我们刚刚发现了有真正的预言存在吗?”

      啥利的心跳开始怦怦地加速。他没有把那个预言的内容告诉罗恩、赫敏或其他任何人。纳威已经跟他们说了,在死亡厅里哈利拖他上台阶的时候,那个预言球被碰碎了。哈利还没有纠正这个说法。他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一旦他们知道自己要么成为杀人犯要么成为牺牲品而别无选择时,他如何面对他们的表情??“真遗憾,它摔碎了。”赫敏喃喃地说,不停地摇着头。

      “是呀,真的很遗憾。”罗恩说,“不过,最起码,神秘人也永远没有办法知道其中的内容了?? 你要到哪里去?”看到哈利站起身来,他问道.看上去既纳闷又失望。

      “哦?? 去海格那儿。”哈利说,“你知道.他刚回来,我说过要下去看他,同时跟他说说你们俩的情况。”“哦,那好吧。”罗恩的口气有些闷闷不乐,只是看着窗外明朗的天空说,“真希望我们也能去。”“代我们向他问好!”赫敏冲着正走出病房的哈利大喊,“问闯他,他的那个小朋友怎么样了!”哈利走出宿舍时朝他们挥了挥手,表示自己已经听到了。

      即使是星期天,城堡里也显得过于安静。看来所有的人都已经出去,来到阳光明媚的场地上尽情享受考试结束后的轻松以及期末最后几天没有课程安排和家庭作业的悠闲。哈利慢慢地走在空荡荡的走廊上,凝望着窗外;他可以看到人们三五成群地飘在魁地奇球场的上空,还有两个学生和一条巨乌贼在湖里游泳。

      他发现自己很难确定是否希望和人们待在一起;当他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就想着走开;可当他一个人的时候,又想着有人陪他。然而,他想他也许真的应该去看看海格,因为自从他回来后,他还没有跟海格好好聊过??哈利刚刚走下最后一级大理石台阶,进到门廊里的时候,马尔福、克拉布,还-562 ?有高尔正从右边通往斯莱特林公共体息室的门里走出来。他猛地停了下来,他们也是一样。此刻,这里只能听到从敞开的前门里传来的场地上的叫喊声、嬉笑声和泼水声。

      马尔福扫了一眼四周?? 哈利知道他是在看有没有老师的影子?? 接着目光回到了哈利的身上,低声说:“你死定了,波特。”哈利扬起了眉毛。“真滑稽,”他说,“你应该想到我就是冲着你们来的??”

      哈利从来没有看见马尔福这样恼火过。他看上去比任何时候都愤怒,哈利看着他那张苍白的、被愤怒扭曲了的脸,感到一阵痛快。“你要付出代价的,”马尔福说,声音比耳语大不了多少,“你对我父亲所做的一切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是吗,我现在好害怕呀。”哈利挖苦地说,“我想跟你们三个相比,伏地魔只是个热身项目罢了?? 怎么啦?”他看到马尔福、克拉布和高尔一昕到这个名字都惊恐起来,于是补充了一句:“他不是你爸爸的哥们儿吗?不会害怕他的,是不是?”

      “你以为你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吗,波特?”马尔福说着逼近哈利,“你等着,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你不可能把我父亲送到监狱里去?? ”

      “我想我已经做到了。”哈利说。

      “摄魂怪已经离开了阿兹卡班,”马尔福轻轻地说,“我爸爸,还有其他人会很快出来的??”

      “很好,我希望他们会很快出来。”哈利说,“不过,起码现在每个人都知道他们是怎样卑鄙的家伙了?? ”

      马尔福的手快速伸向自己的魔杖,但哈利的速度更快,马尔福的手指还没来得及插到袍子的口袋里,他就已经拿出了魔杖。

      “波特!”‘声音从门廊的另一头传过来。斯内普出现在通往他办公室的楼梯上,看到他,哈利恨得牙根直痒,那感觉远远超出对马尔福的厌恶??不管邓布利多说了些什么,他永远也不会原谅斯内普??永远不会??“你在干什么,波特?”斯内普一边说一边大步朝他们四个走过来,语气跟从前一样冷漠。

      “我正琢磨着在马尔福身上应该用什么咒语呢,先生。”哈利怒气冲冲地说。

      斯内普瞪着哈利。

      “马上把魔杖收起来,”他断然喝道,“扣掉格兰芬多十分?? ”

      斯内普看着墙上巨大的沙漏轻蔑地一笑。

      “啊,我发现格兰芬多的沙漏里已经没有什么分可以扣了。既然这样,波特,我们只得?? ”

      “再加上一些分?”

      麦格教授走在进入城堡的石阶上;她一只手拎着一个格子呢的旅行袋,另一只手用力拄着一根拐杖,但她看上去气色相当不错。“麦格教授!”斯内普说着迎了上去,“看来,你刚从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出来!”“对呀,斯内普教授,”麦格教授一边说一边抖掉身上的旅行斗篷,“我整个人焕然一新了。你们俩?? 克拉布?? 高尔?? ” 她命令式地招呼他们俩过去,他们俩磨磨蹭蹭地拖着大脚走到她跟前。“拿着,”麦格教授说着把旅行袋塞到克拉布的怀里,又把斗篷塞到了高尔的怀里,“把这些拿到我的办公室里去。”

      他们俩转身上了大理石台阶,跌跌撞撞地走开了。

      “接下来,”麦格教授抬眼看着墙上的沙漏说,“这样,我想波特和他的伙伴们应当每人各得五十分。因为是他们提醒大家神秘人回来了!你看怎么样,斯内普教授?”

      “什么?”斯内普吃惊地问,哈利觉得他肯定听得清清楚楚,“哦?? 好呀?? 我想??”

      “那么,波特、韦斯莱兄妹俩、隆巴顿和格兰杰小姐各得五十分。”麦格教授正说着,一大堆红宝石落到了格兰芬多沙漏下面的圆球里。“哦?? 我想还有洛夫古德的五十分,”她又补充了一句,一些蓝宝石掉进了拉文克劳的沙漏里,“现在你要扣掉波特的十分,我想,斯内普教授?? 好吧,就这样??”.几个红宝石又飞回到上面的圆球里,尽管这样,余下的数目还是相当可观的。

      “好了,波特,马尔福。我想这样好的天气,你们应该到外面去。”麦格教授继续兴致勃勃地说。

      哈利不需要她再重复一遍;他把魔杖插回到袍子里,径直朝大门口走去,再也没有多看斯内普和马尔福一眼。

      哈利向海格的小屋走去,当他穿过草地时,火热的太阳照在身上,一股股热浪向他袭来。学生们躺在草地各处晒着太阳,有的在聊天,有的在看《星期日预言家报》,还吃着糖果。当他经过的时候,他们都望着他,有些人大声的招呼他,或者向他挥手,显然他们在热切的表示他们早已认定他多少是个英雄,就像《预言家日报》认为的那样。哈利没有对他们任何一个人打招呼。他不知道他们对三天前发生的事了解多少,但到目前为止,以至今后,他都不希望被人问东问西。

      当他叩响海格的小屋门时,开始以为他不在家,但是很快牙牙从拐角处冲了过来,热情似火地欢迎他,差一点把他撞倒了。牙牙告诉他海格正在后院摘红花-564 ?菜豆。“太好了,哈利!”海格冲着朝栅栏走过来的哈利喜气洋洋地嚷道,“进来,快进来,让我们来一杯蒲公英果汁??”“你还好吧?”他们在木桌旁坐下来,每人面前放着一杯冰果汁,海格问道,“你感觉?? 还不错吧,是吗?”哈利从他一脸关切的表情知道他不是在问自己身体是否健康。“我很好,”哈利赶忙说,他知道海格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他不想去谈那些事情,“那么,你到哪儿去了?”“一直在外面的山里躲着呢,”海格说,“上面的一个山洞里,就像小天狼星当初一样?? ”

      海格戛然而止,粗声粗气地清了清嗓子,看了哈利一眼,吸了一大口果汁。

      “不管怎么样,现在总算回来了。”他无力地说。

      “你?? 你的气色看上去好多了。”哈利说,心里想着一定要把话题从小天狼星身上移开,谈些别的什么。

      “真的吗?”海格一边说一边抬起一只大厚手抚摸自己的脸,“哦?? 哦,是的,还不错,小格洛普现在比原来有礼貌多了。说真的,我回来的时候,他见到我看起来还是蛮高兴的。他是个好小伙,真的??现在,我正寻思着给他找个女朋友??”

      如果在平时,哈利会立刻设法劝海格打消这个念头;要是再有一个或许比格洛普还要野蛮还要残忍的大力士待在禁林里,那情景绝对是令人担忧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哈利就是提不起精神来讨论这件事。他又开始希望自己能够一个人待着,想快点离开这里。他接连喝着蒲公英果汁,一气喝下了半杯。

      “现在,每个人都知道你讲的一直都是真话,哈利。”海格出乎意料地柔声说,目不转睛地盯着哈利,“现在的感觉是不是要好一些?”

      哈利耸了耸肩。

      “听着??”海格从桌子对面探过身来,“我认识小天狼星比你时间长??他在战斗中牺牲了,这正是他所希望的??”

      “他根本不想死!”哈利恼火地说。

      海格垂下他那乱蓬蓬的大脑袋。

      “不,我不是说他想去死。”他轻轻地说,“但是,哈利??他从来不是个自己可以无所事事地待在家里而让别人去战斗的人,如果他没有去帮忙的话,他是绝对不能容忍自己的。”

      哈利跳了起来。

      “我要到医院去看罗恩和赫敏了。”他机械地说。

      “哦,”海格很不安地说,“哦??那好吧,哈利??照顾好你自己,有空过来-565 ?坐坐??”

      “是??好的??”

      哈利以最快的速度走到门口把门拉开,没等海格说完再见,他就来到阳光下,顺着草地走了。当他经过时,人们又大声地呼喊他。他把眼睛闭上了好一会儿,真希望他们全部消失,这样当他再睁开眼睛时就可以发现自己一个人待在场地上了。

      几天前,他的考试还没有结柬,他看到了伏地魔在他脑子里种下的影像,他愿意付出几乎所有的一切,让整个魔法世界知道他说的是真话,让他们相信伏地魔已经回来了,并且相信他既不是骗子也不是疯子。可是现在??他在湖边走了一小段,然后在岸边坐下来,躲在乱蓬蓬的灌木丛后面以回避过路人的目光。他凝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陷入了沉思??他想一个人待着,原因大概是自从与邓布利多谈话之后,他就觉得自己孤立起来了,跟其他人隔绝了。一道无形的屏障把他与剩下的世界分隔开来。他是?? 他自始至终都是?? 一个有标记的人。而他从来没有真正理解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坐在岸边,强烈的痛苦沉甸甸地压在他身上。失去小天狼星的悲痛如此强烈,如此清晰,他没有多余的神经来感受恐惧。现在阳光明媚,周围的场地上聚集着欢笑的人群,他觉得他离他们很遥远,就像是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即使这样,他仍然很难相信,就在他坐在那里的时候,他的生命一定会以一个杀人犯的身份而终结??过了好久,他还坐在那里,出神地望着水面,竭力不去想他的教父,不去回忆就在他正对着的地方?? 河的对岸,小天狼星曾经奋勇抵挡过一百个摄魂怪而疲惫不堪。

      太阳已经下山了,他感到有些凉意。他起身返回城堡,一边走一边用衣袖拂去脸上的泪水。

      罗恩和赫敏在学期结束的前三天完全康复出院了。赫敏总是想提到小天狼星,每当她说起他的名字,罗恩就会发出“嘘”的声音来制止。哈利仍不知道他自己是不是想谈论他的教父;他的想法总是随着心情变来变去。但有一件事他是清楚的:尽管他现在感到伤心难过,但等到几天后回到女贞路4号时,他一定会十分想念霍格沃茨。虽然他现在已经知道他之所以每个夏天都要回到那里去的原因,但他还是没有对那个地方产生更多的好感。事实上,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回去过。

      乌姆里奇教授是在学期结束的前一天离开霍格沃茨的。她好像是乘晚饭时间偷偷从医院里溜了出来,很明显她是想不被察觉地悄悄离开。可不幸的是,她-566 ?在路上碰到了皮皮鬼,而皮皮鬼正是听了弗雷德的话才抓住了这个最后的机会.兴高采烈地在前面拦住乌姆里奇,轮番用一根拐杖和一只装着满满粉笔的袜子使劲向她打过去。很多学生跑到门廊里看她落荒而逃的样子,学院院长们也是半真半假地试图拦阻他们。事实上,麦格教授只是发出了几声无力的抗议,就又坐回到桌子后面,并遗憾地表示她不能亲自送乌姆里奇了,因为皮皮鬼借走了她的拐杖。

      本学期的最后一个晚上来到了,很多人已经打好了包裹,正准备下去参加期末的告别宴会,但是哈利还没有收拾东西。

      “明天再收拾吧!”罗恩等在宿舍门口说,“快走吧,我都饿了。”

      “我很快就好??这样,你先去吧??”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上海典朗电子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0030048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