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22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22  “行了,别说啦。”赫敏没好气地说。在后来吃饭的时候,他们俩一直气鼓鼓地沉默着。

      哈利对他们闹口角已经见怪不怪,觉得犯不着去给他们调解。他觉得正好利用这个时间津津有味地享用他的牛排和腰子馅饼,接着是满满一大盘他最喜欢的糖浆水果馅饼。

      同学们都吃饱喝足了,礼堂的声音渐渐嘈杂起来,这时邓布利多又一次站起身。说话声立刻停止了,大家都把脸转向了校长。哈利这会儿已经感到有点昏昏欲睡了。他那张四柱床正在楼上某个地方等着他呢,那么温暖而柔软??“好了,既然我们正在消化又一顿无比丰盛的美味,我请求大家安静一会儿,听我像往常一样讲讲新学期的注意事项。”邓布利多说,“一年级新生应该知道,狩猎场里的禁林是学生不能进去的?? 这一点,我们的几位高年级同学现在也应该知道了。”(哈利、罗恩和赫敏交换着调皮的笑容。)“管理员费尔奇先生请求我,他还告诉我这已经是第四百二十六次了,请求我提醒你们大家,课问不许在走廊上施魔法,还有许多其他规定,都列在那张长长的单子上,贴在费尔奇先生办公室的门上。

      “今年,我们的教师队伍有两个变动。我们很高兴她欢迎格拉普兰教授回来,她将教你们保护神奇生物课。我们同样高兴地介绍乌姆里奇教授,我们的黑魔法防御术课的新老师。”

      礼堂里响起一片礼貌的、但不很热情的掌声,哈利、罗恩和赫敏则交换了一个略微有些紧张的目光。邓布利多没有说格拉普兰要教多长时间。邓布利多继续说道:“学院魁地奇球队的选拔将于?? ”

      他猛地顿住话头,询问地望着乌姆里奇教授。由于她站起来并不比坐着的时候高出多少,所以一时问谁也不明白邓布利多为什么突然停佳不说了,这时只听乌姆里奇教授清了清嗓子:“咳,咳。”大家这才明白她已经站起来,正准备发表讲话呢。

      邓布利多只是一刹那间显出惊讶的神情,接着他就机敏地坐了下去,专注地望着乌姆里奇教授,似乎正迫不及待地想听她说话呢。其他教师则没有这样巧妙地掩饰他们的惊诧。斯普劳特教授的眉毛都快蹿到她飘拂的头发里去了,麦格教授把嘴巴抿得那么紧,是哈利从没见过的。以前从没有哪位新教师打断过邓布利多。许多学生都在暗暗发笑:这个女人显然不懂得霍格沃茨的规矩。

      “谢谢你,校长,”乌姆里奇教授假笑着说,“谢谢你说了这么热情的欢迎辞。”

      她的声音又高又尖,还带着气声,像小姑娘的声音一样,哈利又感到一种突如其来的强烈反感,他自己也不能解释这是为什么。他只知道他讨厌这个女人的一切,从她那假模假式的声音,到她身上那件毛绒绒的粉红色开襟毛衣。她又轻轻咳嗽几下清了清嗓子(咳,咳),继续往下说道:“嗯,我必须说,能回到霍格沃茨真是太好了!”她咧嘴微笑着,露出嘴里很尖的牙齿,“ 看到这些愉快的小脸蛋朝上望着我, 太好了!”

      哈利朝周围看了看,他看到的面孔没有一张是愉快的。相反,他们都显得很吃惊,居然有人把他们当成五岁的小孩子。

      “我迫切地希望早日认识你们大家,我相信我们会成为非常好的朋友!”

      同学们听了这话,互相交换着目光。有些人几乎毫不掩饰地露出了一脸坏笑。:“我会跟她做朋友的,只要别让我借她那件开襟毛衣。”帕瓦蒂小声对拉文德说,两个人都不出声地哧哧笑了起来。

      乌姆里奇教授又清了清嗓子(咳,咳),可是当她继续说话时,她声音里的一些气声听不见了。现在她的声音变得一本正经得多,话也说得干巴巴的,好像那些话早就熟记在她心里似的。

      “魔法部一向认为,教育青年巫师是一项十分重要的事情。你们与生俱来的一些宝贵天赋,如果不在认真细致的指导下得到培养和锻炼,可能会毫无结果。魔法世界独有的古老的技艺,必须代代相传,不然就会消失殆尽。我们的祖先积累下的珍贵的魔法知识宝库,必须由那些有幸从事高贵的教育职业的人们对它们加以保护、补充和完善。”

      说到这里,乌姆里奇教授停住话头,对着其他老师微微鞠了一躬,而他们谁也没有朝她回礼。麦格教授的两道黑眉毛紧紧拧在一起,使她看上去活像一只老鹰,而且哈利清清楚楚地看见,当乌姆里奇又轻轻“咳,咳”两下继续她的演讲时,麦格教授和斯普劳特教授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

      “霍格沃茨的历届校长,在肩负管理这所历史名校的重任时都有所创新,这是完全应该的,因为如果没有进步,就会停滞,就会衰败。然而同时,为进步而进步的做法是绝不应当鼓励的,我们的传统经过千锤百炼,经常是不需要拙劣的修正的。要达到一种平衡,在旧与新的之间,在恒久与变化之间,在传统与创新之间??”

      哈利发现自己的注意力渐渐不集中了,似乎他的大脑开起了小差。邓布利多说话时四下里鸦雀无声,现在同学们都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咯咯发笑,礼堂里一片嘈杂。在那边拉文克劳的桌上,秋张正在兴高采烈地跟朋友们聊天。和她隔着几个座位的卢娜洛夫古德又掏出了那本《唱唱反调》。与此同时,在赫奇帕奇的桌上,厄尼麦克米兰是仍然盯着乌姆里奇教授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同学之一,但是他的目光呆滞无神,哈利可以肯定他只是在假装认真听讲,为的是不辜负他胸前那枚崭新的、闪闪发光的级长徽章。

      乌姆里奇教授似乎没有注意到听众的坐立不安。哈利有一种感觉,即使她鼻子底下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的暴动,她也会继续慢条斯理地演讲下去。然而教师们一个个听得都很仔细,赫敏似乎全神贯注地把乌姆里奇说的每一个字都听进去了,但从她的表情看,这些话她并不爱听。

      “??因为有些变化取得了好的效果,而另一些变化到了适当的时候,就会被发现是决策失误。同时,有些旧的习惯将被保留,这是无可厚非的,而有些习惯已经陈旧过时,就必须抛弃。让我们不断前进,进人一个开明、高效和合乎情理的新时代,坚决保持应该保持的,完善需要完善的,摒弃那些我们应该禁止的。”

      她坐了下去。邓布利多开始鼓掌,其他教师也跟着拍手,但哈利注意到他们有些人只拍了一两下就把手放下了。几个学生也一起鼓掌,但大多数学生只听了两三句就开了小差,这会儿根本没有意识到讲话已经结束,没等他们开始好好鼓掌,邓布利多就又站了起来。

      “非常感谢你,乌姆里奇教授,你的讲话非常有启发性。”说着,他冲她欠了欠身,“好了,正如我刚才说的,魁地奇球的选拔将于??”

      “是啊,确实很有启发性。”赫敏压低声音说。

      “你该不是说你听得津津有味吧?”罗恩小声问,神情呆滞的脸转向赫敏,“这大概是我听到过的最枯燥乏味的讲话了,而我还是在珀西身边长大的呢。”

      “我说的是有启发性,不是有趣味性,”赫敏说,“它能说明许多问题。”

      “ 是吗?” 哈利惊讶地说,“在我听来像一大通废话。”

      “废话里藏着一些重要的东西。”赫敏严肃地说。

      “是吗?”罗恩茫然地问。

      “什么叫‘为进步而进步的做法是决不应当鼓励的’?什么叫‘摒弃那些我们应该禁止的’?”

      “哎呀,到底是什么意思呢?”罗恩不耐烦地说。

      “我来告诉你是什么意思吧,”赫敏咬着牙说,“这就说明魔法部在干预霍格沃茨。”

      周围响起一片桌椅板凳的碰撞声,显然邓布利多已经宣布全校师生解散,因为大家都站起来准备离开礼堂了。赫敏一跃而起,显出很惊慌的样子。

      “罗恩,我们应该去给一年级新生指路的!”

      “哎呀,对了,”罗恩说,显然他已经把这件事忘得精光,“喂?? 喂,你们大家!小不点儿们!”

      “罗恩!”

      “咳,本来就是嘛,他们这么小??”

      “我知道,但你也不能管他们叫小不点儿!?? 一年级新生!”赫敏很威严地冲着桌子那边喊,“请这边走!”

      一群新生很害羞地从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桌子之间的过道中走了过来,一个个都尽量缩在后面,不敢出头。他们看上去确实很小,哈利可以肯定,自己当初来这儿的时候肯定没有显得这么稚嫩。他咧嘴微笑地看着他们。尤安阿伯克龙比旁边的一个金黄头发的男孩似乎被吓呆了,他用胳膊肘捅捅尤安,对着他的耳朵说了几句什么。尤安-阿伯克龙比也显出十分害怕的样子,偷偷地用惊恐的目光看了看哈利,哈利感觉到自己脸上的笑容像臭汁一样消失了。

      “待会儿见。”他对罗恩和赫敏说,然后独自朝礼堂外走去,一路上尽量不去注意人们盯视的目光,以及他们的悄声议论和指指点点。他目不斜视地穿过门厅里拥挤的人群,匆匆走上大理石楼梯,抄了两条隐蔽的近路,很快就把大多数人甩在了后面。

      他真是昏了头,居然没有想到这一点。他一边走在楼上清静得多的走廊上,-150 ?一边这样气愤地想道。肯定每个人都要盯着他看的。他两个月前刚从三强争霸赛的迷宫里钻出来,怀里抱着一位同学的尸体,口口声声宣称说看见伏地魔东山再起了。上学期,他没有来得及把事情解释清楚,大家就不得不放假回家了?? 尽管他当时鼓足勇气想把那片墓地上发生的可怕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全校师生。

      哈利来到通向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走廊尽头,在胖夫人肖像前刹住脚步,这才想起他还不知道新的口令是什么。“嗯??”他愁眉苦脸地抬头望着胖夫人,胖夫人抹平她那件粉红色缎子衣服上的褶皱,用严厉的目光看着他。“没有口令,就不能通过。”她傲慢地说。

      “哈利,我知道!”身后有个人气喘吁吁地说,哈利转身看见纳威慢慢朝他跑来,“你猜是什么?我这次居然能记住了?? ”他挥动着他在火车上拿给他们看过的那盆发育不良的小仙人掌:“米布米宝!”

      “对啦。”胖夫人说,她的肖像突然像门一样朝他们打开了,露出墙上的一个圆洞,哈利和纳威钻了过去。

      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看上去像以前一样让人觉得愉快,这是塔楼中的一个圆形房间,摆满了已经磨破的、又松又软的扶手椅和摇摇晃晃的旧桌子。壁炉里噼噼啪啪地燃着旺火,几个人在那里把手烤热了再回楼上的宿舍。在房问的另一边,弗雷德和乔治韦斯莱正把什么东西钉在布告栏里。哈利挥挥手祝他们晚安,就径直朝通向男生宿舍的那扇门走去。此刻他没有多少心情跟别人说话。纳威跟在他后面。

      迪安托马斯和西莫斐尼甘已经先到了宿舍,正在往他们床边的墙上贴海报和照片。哈利把门推开时他们在说话,可是一看见他就突然停住不说了。哈利先是怀疑他们刚才是在议论他,接着又怀疑他自己有点疑神疑鬼。

      “嘿。”他说,一边走到自己的箱子跟前,把它打开了。“你好,哈利,”迪安说,他正在穿一套颜色像火腿一样的睡衣,“暑假过得好吗?”“还行吧。”哈利含混地应付了一句。要原原本本地叙述他在暑假里的经历,恐怕说到下半夜都说不完,他没有精力这么做。“你呢?”

      “啊,挺好的,”迪安轻轻笑着说,“反正比西莫强,他刚才正跟我说呢。”

      “哟,出什么事了,西莫?”纳威一边把他的米布米宝小心翼翼地放在床头柜上一边问道。

      西莫没有马上回答。他正在格外细致地调整那张肯梅尔红隼魁地奇球队①①关于这支球队的情况。请见《神奇的魁地奇球》一书.人民文学出版社。2001年lO月版。

      的海报,确保贴得端端正正。然后,他仍然背冲着哈利说道:“我妈本来不想让我来的。”“什么?”哈利正在脱袍子,听了这话怔住了。“她不想让我回霍格沃茨。”

      西莫离开了那张海报,从他的箱子里拿出自己的睡衣,眼睛仍然没看哈利。“可是?? 为什么呢?”哈利问,感到十分震惊。他知道西莫的母亲是个巫师,因此他不明白她怎么会变得像德思礼家的人一样了。西莫没有马上回答,一直把睡衣上的纽扣都扣好了才说话。“嗯,”他斟词酌句地说,“我想大概是??因为你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哈利追问道。.他的心突然跳得很快,他隐约感到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朝他一步步逼近。“嗯,”西莫又说道,仍然躲避着哈利的目光,“她??嗯??唉,也不光是因为你,还有邓布利多??”“她相信了《预言家日报》?”哈利问,“她认为我是个骗子,邓布利多是个老糊涂?”

      西莫抬头望着他。

      “是啊,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哈利什么也没说。他把魔杖扔在床边的桌子上,脱下长袍,气呼呼地塞进箱子里,然后换上了睡衣。他感到厌倦,做一个总是被人盯着看、被人评头论足的人,实在让他感到厌倦。他们有谁明白,他们有谁哪怕只是明白那么一点点,这么多事情发生在一个人头上会是什么滋味??斐尼甘夫人不知道,这个愚蠢的女人,哈利恶狠狠地想。

      他爬到床上,正要把幔帐拉上遮住自己,可是没等他这么做,西莫说话了:“哎??那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就是??塞德里克迪戈里和所有的事情?”

      西莫的声音既紧张又充满好奇。迪安正弯腰从箱子里取一双拖鞋,听了这话,突然奇怪地僵住了,哈利知道他也在侧耳细听。“你为什么还要问我?”哈利反驳道,“就像你妈妈那样读读《预言家日报》好了,为什么不呢?你需要知道的东西它都会告诉你的。”

      “不许你对我妈妈说三道四。”西莫气愤地说。

      “谁管我叫骗子,我就要对谁说三道四。”哈利说。

      “不许你跟我这样说话!”

      “我爱怎么说话就怎么说话。”哈利说,他的火气蹭蹭地往上蹿,一把抓起床边桌子上的魔杖,“如果你觉得没法跟我住一个宿舍,就去问问麦格教授能不能让你搬出去??别再念叨你妈妈怎么担心?? ”

      -152 ?“不许你再提我妈妈,波特!”“出什么事了?”罗恩出现在门口。他睁大眼睛望望跪在床上用魔杖指着西莫的哈利,又望望站在地上抡起两只拳头的西莫。“他对我妈妈说三道四!”西莫大喊。。“什么?”罗恩说,“哈利不会那样做的?? 我们见过你妈妈,都很喜欢她??”“那是在她开始相信臭烘烘的《预言家日报》编派我的每一句话之前!”哈利直着嗓子吼道。

      “噢,”罗恩说,布满雀斑的脸上显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噢??是这样。”

      “听我说,”西莫恶狠狠地自了哈利一眼,气极地说,“他说得对,我不想再跟他住在同一个宿舍了,他疯了。”

      “那是违反纪律的,西莫。”罗恩说,他的耳朵开始红得发亮?? 一般来说,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违反纪律,我?”西莫喊道,他和罗恩正好相反,脸色越来越白,“你相信他编造的关于神秘人的那些胡言乱语,你认为他说的是实话?”

      “是的,没错!”罗恩气愤地说。

      “那你也疯了。”西莫厌恶地说。

      “是吗?可是对你来说很不幸啊,哥们儿,我同时还是个级长!”罗恩用一根手指戳着自己的胸脯说,“所以,除非你想关禁闭,不然说话还是放规矩点!”

      有那么几秒钟,西莫似乎觉得只要能把脑子里的想法一股脑儿吐出来,即使关禁闭也是值得的,可接着他轻蔑地哼了一声,原地一个转身,用手支撑着跳到床上,非常粗暴地拉上幔帐,结果用劲太大,把幔帐从床上扯了下来,落在地板上,灰扑扑的一大堆。罗恩严厉地瞪着西莫,然后转眼看着迪安和纳威。

      “还有谁的父母对哈利有意见?”他咄咄逼人地问。

      “我父母都是麻瓜,哥们儿,”迪安耸耸肩膀说,“他们根本不知道霍格沃茨有人死了,因为我才不会犯傻去告诉他们呢。”

      “你不了解我妈妈,不管是谁都别想有什么事瞒过她!”西莫冲他嚷道,“而且,你父母反正也看不到《预言家日报》。他们还不知道我们的校长已经被威森加摩和国际魔法师联合会开除了,因为他正在丧失理智?? ”

      “我奶奶说那都是胡扯。”纳威尖声说起话来,“她说走下坡路的是《预言家日报》,不是邓布利多。她已经停止订这本杂志了。我们相信哈利。”纳威简单明确地说。他爬到床上,把被子一直拉到下巴上,两只眼睛严肃地望着西莫。“我奶奶总是说神秘人总有一天会回来的。她说如果邓布利多说他回来了,那他肯定就是回来了。”

      哈利心头涌起一股对纳威的感激之情。房间里谁也没有再说什么。西莫拿出他的魔杖,把床上的幔帐重新修好,钻到它们后面去了。迪安也上了床,翻了个身,再也不说话了。纳威似乎也没有话要说了,非常慈爱地望着他那棵月光映照下的米布米宝。

      哈利背靠枕头躺着,罗恩在旁边的床上??萃萃地忙碌着收拾东西。与西莫的争吵使哈利感到心绪烦乱,他一直是非常喜欢西莫的呀。以后还有多少人会说他是骗子,说他精神失常呢?是不是邓布利多整个暑假都在忍受这些?先被成森加摩开除,然后又被国际魔法师联合会扫地出门?是不是邓布利多生哈利的气了,才好几个月一直没有跟他联系?不管怎么说,他们俩现在是拴在一起了。邓布利多相信了哈利,把他叙述的事情经过告诉了全校师生,然后又向范围更广的巫师界公布了。凡是认为哈利是在说谎的人,都会认为邓布利多也是个骗子,或者认为邓布利多受了蒙蔽??他们最后总会知道我们是对的,哈利愁闷地想,这时罗恩上了床,吹灭了宿舍里的最后一根蜡烛。可是哈利接着又想,在那个时候到来之前,他还要忍受多少像西莫这样的责难呢。

      -154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上海典朗电子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0030048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