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23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23第12章 乌姆里奇教授 

      第二天早晨,西莫飞快地穿好衣服,没等哈利穿上袜子就离开了宿舍。“难道他以为跟我在一个房间里待得太久,他就会变成疯子吗?”西莫的衣摆一闪消失后,哈利大声问道。“别把这事放在心上,哈利,”迪安低声嘟哝了一句,把书包背上肩头,“他只是??”可是,他似乎说不出来话莫到底是怎么回事,尴尬地顿了一下,便也跟着出了房间。纳威和罗恩都用“这是他的问题,不怪你”的目光看着哈利,可是哈利并没有感到舒服多少。这样的情形,他还要忍受多久?“出什么事了?”五分钟后,哈利和罗恩赶去吃早饭,刚走到公共休息室,赫敏追了上来,“你的脸色真是太?? 哦,我的天哪。”她吃惊地望着公共休息室的布告栏,上面新贴了一张大启事。

      -155 ?大把大把的加隆l零花钱不够应付你的开销吗?想多挣一点儿金子吗?请与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弗雷德和乔治韦斯莱联系,找一份简单的几乎毫无痛苦的课外临时工。

      (很抱歉,所有的工作都由求职者自己承担风险。)“他们太过分了。”赫敏板着脸说,一把将启事揭了下来,弗雷德和乔治原来是把启事钉在一张布告上的,布告上写着第一次到霍格莫德村过周末的日期是在十月份。“我们得跟他们谈谈了。罗恩。”

      罗恩显得十分惊慌。

      “为什么?”

      “因为我们是级长!”赫敏说,这时他们三个从削象洞口爬了出来,“得由我们来制止这样的事情!”

      罗恩什么也没有说。哈利从他闷闷不乐的表情可以看出,他觉得要阻止弗雷德和乔治做他们喜欢的事情可不是什么美差。

      “对了,出什么事了,哈利?”赫敏接着问道,这时他们走下一道楼梯,楼梯旁边挂着一排老巫师的肖像,一个个都忙着互相说话,顾不上理睬他们。“你好像为什么事情很生气。”

      “西莫认为哈利在神秘人的事情上说了谎话。”罗恩看到哈利没有回答,便简明扼要地说道。

      哈利以为赫敏会站在他一边做出愤怒的反应,可她只是叹了口气。

      “是啊,拉文德也是这样想的。”赫敏愁眉苦脸地说。

      “你一直在跟她愉快地聊天,讨论我到底是不是个谎话连篇、爱出风头的骗子,是吗?”哈利大声说。

      “不是,”赫敏心平气和地说,“实际上,我叫她闭上她那张大胖嘴,不许再对你说三道四。哈利,真希望你不要再对我们横加指责,因为我和罗恩是和你站在一边的,除非你没有注意到。”

      短暂的静默。

      “对不起。”哈利低声说。

      “没关系,”赫敏端着架子说,接着又摇摇头,“你们不记得邓布利多在上学期结束的宴会上说的话了吗?”

      哈和和罗恩傻乎乎地望着她,赫敏又叹了口气。

      “关于神秘人的。邓布利多说他‘制造冲突和敌意的手段十分高明。我们只有表现出同样牢不可破的友谊和信任?? ”’“你怎么能记住这样的话?”罗恩钦佩地望着她问道。“我仔细听了,罗恩。”赫敏略微有些粗暴地说。“我也听了呀,可是我还是说不出到底?? ”

      “问题是,”赫敏很不客气地大声说,“这些才是邓布利多真正要说的话。神秘人回来才两个月,我们就已经开始自相争斗了。分院帽的警告也是同样的意思:团结一致?? ” “哈利昨天晚上说得对,”罗恩反驳说,“如果这意味着我们要跟斯莱特林的人交朋友?? 可能性很小。”“哎,我认为我们不能为学院之间的团结做出努力是非常遗憾的。”赫敏火气很冲地说。

      他们来到大理石楼梯底下,拉文克劳的一群四年级学生正鱼贯穿过门厅。他们一看见哈利就赶紧凑成一堆,似乎惟恐哈利会对落在后面的人下毒手。“是啊,我们确实应该努力跟那样的人交朋友。”哈利讽刺地说。

      他们跟着拉文克劳的同学走进礼堂,一进门都不由自主地朝教工桌子望去。格拉普兰教授正跟天文学教师辛尼斯塔教授在聊天,海格又一次因为缺席而格外引人注意。被施了魔法的天花板正好反映了哈利的情绪:灰蒙蒙的,一片愁云惨雾。

      “邓布利多一句也没提那个姓格拉普兰的女人要在这儿待多久。”他说,这时他们正朝格兰芬多的桌子走去。“也许??”赫敏若有所思地说。“什么?”哈利和罗恩同时问道。“噢??也许他不想让大家注意到海格不在这儿。”

      “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想让大家注意,”罗恩轻声笑了起来,“我们怎么可能不注意呢?”赫敏还没来得及回答,一个梳着长辫子的高个黑肤色女孩大步走到啥利跟前。“你好,安吉利娜。”“你好,”她轻快地说,“暑假过得怎么样?”没等回答,她接着又说:“知道吗,我被选为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的队长了。”“太好了。”哈利说,咧嘴朝她笑着。他怀疑安吉利娜给球员们鼓劲时可能不像奥利弗伍德那样哕里哕嗦,这倒是一件好事。

      “啊,对了,奥利弗走了,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守门员。选拔将于星期五下午五点钟进行,我希望全体队员都能到场,行吗?这样我们可以看看那个新人能不能够跟大家很好地配合。”

      “好的。”哈利说。

      安吉利娜朝他笑了一下走了。

      “我忘记伍德已经走了,”赫敏在罗恩身边坐下,把一盘面包拖到面前,淡淡地说,“我想那会给球队带来很大的影响吧?”“我想也是,”哈利在对面的板凳上坐了下来,“他是个出色的守门员??”“不过,吸收一点新鲜血液也不坏呀,是不是?”罗恩说。

      突然,嗖嗖嗖,咔啦咔啦咔啦,几百只猫头鹰从高处的窗口飞了进来。它们落到礼堂各处,把信件和包裹带给它们的主人,同时也把水珠洒在了吃早饭的人头上。显然,外面正在下着大雨。海德薇不见踪影,但哈利并不感到意外。给他写信的只有小天狼星,现在刚分别了二十四个小时,估计小天狼星不会有什么新鲜事儿要告诉他。赫敏不得不手忙脚乱地把橘子汁挪到一边,给一只嘴里叼着一份湿漉漉的《预言家日报》的谷仓猫头鹰腾出地方。

      “你怎么还订那玩意儿?”哈利气恼地说,又想起了西莫,这时赫敏把一个纳特放在猫头鹰脚上的小皮钱袋里,猫头鹰扑扇着翅膀飞走了,“我才不费那功夫??都是一堆垃圾。”

      “最好了解一下敌人在说什么。”赫敏一本正经地说。她展开报纸,把自己挡在后面,一直到哈利和罗恩都吃完早饭了,才重新把脸露了出来。

      “没有什么,”她简单地说,把报纸卷起来放在了盘子旁边,“没有说到你和邓布利多,什么都没有说。”

      这时候,麦格教授顺着桌子挨个儿分发课程表。

      “看看今天!”罗恩唉声叹气地说,“魔法历史、两节魔药课、占卜课、两节黑魔法防御术课??宾斯、斯内普、特里劳妮,还有那个叫乌姆里奇的女人,都在这同一天里!我希望弗雷德和乔治加快速度,赶紧把那些速效逃课糖弄出来??”

      “别是我的耳朵出毛病了吧?”弗雷德说,他和乔洽刚来,挤坐在哈利旁边,“霍格沃茨的级长总不会想要逃课吧?”

      “看看我们今天有多倒霉。”罗恩发着牢骚,把他的课程表塞到了弗雷德鼻子底下,“我还从没有碰到过这么糟糕的星期一呢。”

      “说得对呀,老弟,”弗雷德一边浏览课程表一边说道,“如果你愿意,可以来点儿鼻血牛扎糖,很便宜的。”

      “为什么便宜?”罗恩怀疑地说。

      “因为鼻血会一直流个不停,最后你整个人都缩成一团。我们还没有研究出解药呢。”乔治说着开始吃一块熏鱼。

      “谢谢啦,”罗恩闷闷不乐地说,一边把课程表装进了口袋,“我想我还是去上课吧。”

      “说到你们的速效逃课糖,”赫敏严厉地瞪着弗雷德和乔治说,“你们不能在-158 ?格兰芬多的布告栏上贴广告招聘试验者。”

      “谁说的?”乔治说,一副很吃惊的样子。

      “我说的,”赫敏说,“还有罗恩。”

      “这事儿跟我可没关系。”罗恩赶紧说道。

      赫敏气呼呼地瞪着他。弗雷德和乔治哧哧地发笑。

      “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改变腔调了,赫敏,”弗雷德说,一边往.块烤面饼上涂抹厚厚的黄油,“你们开始上五年级了,很快就会求着我们要逃课糖。”

      “为什么上五年级就意味着我需要逃课糖呢?”赫敏问道。

      “五年级是0.W.Ls年①。”乔治说。

      “那又怎么样?”

      “那就是说,你们要没完没了地应付考试,是不是?它们会像一块砂轮在使劲打磨你们的鼻子,会把鼻尖的皮都磨破。”弗雷德幸灾乐祸地说。

      “就为了0.w.Ls,我们年级一半的同学都闹了点儿小毛病”乔治兴高采烈地说,“哭鼻子抹泪啦,发脾气啦??帕翠霞斯廷森动不动就晕倒??”

      “肯尼思托勒全身长满了疖子,你还记得吗?”弗雷德回忆道。

      “那是因为你往他的睡衣里放了大泡粉。”乔治说。

      “噢,对了,”弗雷德说着顽皮地笑了,“我忘记了??有时候真是很难记得清楚,是吧?”

      “总之,五年级真是噩梦般的一年,”乔治说,“如果你们比较在乎考试成绩的话。还好,弗雷德和我总算精神头还不错。”

      “是啊??你们后来,怎么说来着,每人通过了三门O.w.Ls?”罗恩说。

      “没错,”弗雷德漠不关心地说,“但我们觉得我们的前途是在学术成就之外。”

      “我们严肃地讨论过是不是还要回来上七年级,”乔治眉飞色舞地说,“既然我们已经有了?? ”

      他看到哈利警告的目光,赶紧刹住了口,哈利知道乔治就要说到他送给他们的那笔三强争霸赛的奖金了。

      “?? 既然我们现在已经有了O.w.Ls证书,”乔治赶紧改口道,“我是说,难道我们真的需要N.E.w.Ts(2)证书吗?但是我们想妈妈肯定不会让我们提早离开学校的,现在珀西又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傻瓜,妈妈就更不会同意了。”

      “不过我们不会浪费在这里的最后一年的,”弗雷德说,一边留恋地环顾着礼堂,“我们要利用这一年时间做一些市场研究,弄清霍格沃茨的普通学生到底希①指的是普通巫师等级考试。

      ②指的是终极巫师考试。

      -159 ?望从笑话商店里买到什么,认真鉴定我们的研究成果,然后生产出满足需要的产品。”

      “可是你们从哪儿去弄开办笑话商店的本钱呢?”赫敏怀疑地问,“你们需要所有的配料和原料?? 我想,还有场地??”

      哈利没有看双胞胎,他感到脸上发烧,便故意把勺子掉在地上,然后俯身去捡。他听见弗雷德在他头顶上说:“别问我们,我们不会编谎话骗你,赫敏。走吧,乔治,我们如果去得早,还能在草药课前卖掉几只伸缩耳呢。”

      啥利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正好看见弗雷德和乔治走开的背影,每人手里拿着一摞面包。

      “那是什么意思?”赫敏说,看看哈利,又看看罗恩,“别问我们??’莫非他们已经弄到了一些开办笑话商店所需要的资金?”

      “其实,我也一直在纳闷这件事呢。”罗恩紧锁着眉头说,“他们今年暑假给我买了一套新礼袍,我真不明白他们是从哪儿弄来的钱??”

      哈利认为必须赶紧转移话题,离开这片危险的水域。

      “你们说,这个学年真的很够呛吗?因为那些考试?”

      “噢,是的,”罗恩说,“那是肯定的,是吧?O.w.Ls确实非常重要,影响到以后可以申请什么工作等等。这个学年的下学期我们还会得到求职方面的建议,比尔告诉我的。这样明年我们就可以挑选自己需要的N.E.w.Ts科目了。”

      “你知道你从霍格沃茨毕业后想做什么吗?”哈利问他们俩,这时他们已经离开礼堂,朝魔法史课的教室走去。

      “还没想好,”罗恩慢吞吞地说,“除非??嗯??”

      他显得有点儿不好意思。

      “什么?”哈利催促道。

      “嗯,当一个傲罗倒是蛮酷的。”罗恩用半真半假的口吻说。

      “是啊。”哈利热情高涨地说。

      “可是他们差不多都是精英,”罗恩说,“你必须非常出色才行呢。你呢,赫敏?”

      “我不知道。”她说,“我想做一些真正有价值的事情。”

      “当一个傲罗就很有价值!”哈利说。

      “是的,但是有价值的事情并不止这一件,”赫敏若有所思地说,“我是说,如果我能进一步推动家养小精灵权益促进会??”

      哈利和罗恩都小心地不去看对方的眼睛。

      魔法史被公为是巫师界设计的最枯燥的一门课程。他们的鬼魂老师宾斯先生说起话来呼哧带喘,拖腔拖调,几乎肯定能在十分钟内使人昏昏欲睡;如果天气炎热,五分钟就够了。他上课的形式一成不变,总是滔滔不绝地照本宣科,而他们就在底下做笔记,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在睡眼朦胧地发愣。哈利和罗恩的这门功课一直勉强能够及格,多亏了在考试前照抄赫敏的笔记。似乎只有赫敏一个人能够抵挡住宾斯声音的催眠力量。

      今天,他们忍受着宾斯教授拖着腔调地讲述巨人战争的话题,足足忍受了一个半小时。哈利刚听了十分钟,就模模糊糊地意识到如果换了另外一位老师,这个题目大概会比较引人人胜,接着他的大脑就走神了,在剩下来的一小时二十分钟里,他和罗恩一直在他羊皮纸的一角玩刽子手的游戏,赫敏不时用眼角的余光狠狠地瞪着他们。

      “如果我今年不把笔记借给你们,会怎么样呢?”他们离开教室出去休息时(宾斯教授穿过黑板飘走了),赫敏冷冷地问他们。

      “我们的魔法史0.W.Ls就会不及格。”罗恩说,“如果你想受到良心的责备,赫敏??”

      “哼,那是你们活该,”她厉声反驳道,“你们根本就没有认真昕他讲课,对吗?”

      “我们努力来着,”罗恩说,“我们只是没有你那样的大脑,你那样的记性、那样好的注意力?? 你就是比我们聪明嘛?? 你就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了好不好?”

      “哼,别给我灌这些迷魂汤。”赫敏说,但她的表情微微缓和了些,领头来到外面湿乎乎的院子里。

      天上下着蒙蒙细雨,因此,三三两两挤在院子里的人们看上去轮廓有点儿模糊。哈利、罗恩和赫敏在一个不断滴水的阳台下面找了个隐蔽的角落,竖起长袍的领子抵挡九月的寒风,一边谈论着在本学年的第一节魔药课上,斯内普会给他们布置什么作业。他们一致同意那大概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情,为的是在两个月的假期后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就在这时,有人绕过拐角朝他们走来。

      “你好,哈利!”

      是秋张,更希罕的是,她这次又是一个人。这真是不同寻常,秋几乎总是被一大帮叽叽咕咕的女生包围着。哈利还记得他曾经有过的痛苦:他千方百计地想在她独自一人时碰到她,好邀请她参加圣诞节的舞会。

      “你好。”哈利说,感觉到自己的脸热得发烫。这次至少你身上没沾着臭汁,他对自己说。秋似乎也想到了同样的事情。

      “看来,你把那玩意儿清除于净了?”

      “是啊。”哈利说,竭力想露出点笑容,似乎他们上一次见面不是尴尬的,而是挺好玩的。“那么,你??嗯??暑假过得好吗?”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不该这么问?? 塞德里克曾是秋的男朋友,他的去世一定影响了她在暑假里的心情,就像哈利自己也没有过好暑假一样。秋的脸上似-161 ?乎微微紧了紧,但她说:“噢,挺好的,你知道??”

      “那是龙卷风队的徽章吗?”罗恩突然指着秋的长袍前胸问道,那里别着一枚天蓝色的徽章,上面有两个鲜艳醒目的金色字母“T”①。“你该不是支持他们吧?”

      “我确实支持他们。”秋说。

      “你是一直就支持他们呢,还是从他们开始赢得俱乐部联合会杯后才支持他们的?”罗恩问,用的是一种在哈利看来没有必要的指责口气。

      “我从六岁起就支持他们了,”秋冷冷地说,“好吧??再见,哈利。”

      她走开了。赫敏等到秋走到院子中间,便回过头来责骂罗恩。

      “你太不懂事了!”

      “什么?我不过问她是不是?? ”

      “你难道看不出来,她是想跟哈利单独谈谈吗?”

      “那又怎么样?她完全可以谈嘛,我又没有拦着她?? ”

      “你凭什么对她支持的魁地奇球队横加指责?”

      “指责?我没有指责她,我只是?? ”

      “谁在乎她支持不支持龙卷风队?”

      “哦,得啦,你看见戴着那些徽章的人,一半都是上个赛季刚买的?? ”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那就说明他们并不是真正的球迷,他们只是跟风,赶浪头?? ”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上海典朗电子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0030048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