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故事
  • 知识故事
  • 魔幻故事
  • 成语故事
  • 童话故事
  • 传统故事
  • 名著故事
  • 益智故事
  • 英语故事
  • 童谣故事
  • 魔幻故事
    1岁
    2岁
    3岁
    4岁
    5岁
    6岁
    7岁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49
  •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49第25章 无奈的甲虫 

      哈利的问题第二天就找到了答案。赫敏的《预言家日报》送来后,她打开报纸先看头版,突然尖叫起来,周围的人都朝她看。

      “怎么啦?”哈利和罗恩一齐问。

      她把报纸摊到桌上,指着占满头版的十张黑白照片,九个男巫和一个女巫的面孔,有的在无声哂笑,有的傲慢地用手指敲着边框。每张照片下注有姓名和被关进阿兹卡班的罪行。

      安东宁多洛霍夫,一个男巫苍白、扭曲的长脸对着哈利冷笑,凶残杀害吉迪翁和费比安普威特夫妇。

      奥古斯特卢克伍德,一个头发油光光的麻脸男子倚在边框上,一副厌倦的表情,向神秘人泄露魔法部机密。

      但哈利的目光被那个女巫吸引了。第一眼看报纸时她的面孔就跳入了他的眼帘,她黑色的长发在照片上显得乱蓬蓬的,但哈利见过它光滑乌亮的样子。她-360 ?厚眼皮下的眼睛瞪着他,薄嘴唇上浮现出一丝高傲的、轻蔑的微笑。像小天狼星一样,她还保留着一些俊美的痕迹,但某种东西?? 也许是阿兹卡班,已经夺走了她大部分的美丽。

      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酷刑折磨弗兰克和艾丽斯隆巴顿夫妇,导致二人永久性残废。赫敏推推哈利,指指照片上方的标题。阿兹卡班多人越狱魔法部担心布莱克是食死徒的“号召人”“布莱克?”哈利大声说,“不是?? ?” “嘘!”赫敏急道,“小声点儿?? 往下看!”魔法部昨天夜间宣布阿兹卡班发生大规模越狱事件。

      部长康奈利-福吉在办公室接受采访时证实十名重犯于昨晚脱逃,他已向麻瓜首相通报了逃犯的危险性。

      “非常遗憾,我们陷入了与两年半前杀人犯小天狼星布莱克脱逃时相同的处境,”福吉昨夜说,“而且我们不认为两次越狱没有联系。如此大规模的越狱令人怀疑有外面的接应,要知道布莱克作为从阿兹卡班脱逃的笫一人,最有条件帮助他人越狱。逃犯中还包括布莱克的堂姐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我们认为这些逃犯可能把布莱克当作领袖。但魔法部正不遗余力地追缉逃犯,并请公众保持警惕,切勿接近这些要犯。” “你看,哈利,”罗恩害怕地说,“所以他昨天晚上那么高兴??”“我不能相信,”哈利吼道,“福吉把越狱怪到小天狼星的头上?”

      “他还能怎么样?”赫敏挖苦地说,“他能说‘对不起,邓布利多提醒过我,阿兹卡班的看守投靠了伏地魔。’?? 别哼哼,罗恩?? ‘现在伏地魔的得力助手也跑了’ 吗?他花了六个月对大家说你和邓布利多是骗子,不是吗?”

      赫敏翻开报纸,开始读里面的报道,哈利环顾礼堂,他不明白其他学生为什么没有显得恐慌,或至少在议论这可怕的头版新闻,然而很少有人像赫敏那样每天拿报纸。他们还在聊着作业、魁地奇球和鬼知道是什么的废话,而墙外又有十个食死徒壮大了伏地魔的力量??他朝教工桌子望去,那儿是另一番景象:邓布利多和麦格教授在密切交谈,两人面容都异常严峻。斯普劳特教授把《预言家日报》靠在番茄酱的瓶子上,专心致志地读着第一版,勺子举在空中,连勺里的蛋黄滴到了腿上都没发觉。桌子另一头的乌姆里奇教授在大口地喝着麦片粥,她的癞蛤蟆眼第一次没有在礼堂里搜寻行为不当的学生。她皱着眉头吃饭,不时恶毒地朝邓布利多和麦格教授-361 ?那边瞥上一眼。“呃,天?? ”赫敏惊叫一声,还在看着报纸。“又怎么了?”哈利忙问,心惊肉跳的。

      “??太可怕了。”赫敏把第十版折过来,递给了哈利和罗恩。魔法部职员死于非命圣芒戈医院昨晚保证对魔法部职员布罗德里克博德之死作出全面调查。四十九岁的博德先生被一盆植物勒死在病床上,治疗师抢救无效。博德先生数周前在一次工作事故中受伤。

      出事时分管博德先生病房的治疗师梅莲姆斯特劳带薪停职,未接受采访。但医院发言人称:“圣芒戈对博德先生之死深表遗憾,惨剧发生前他正在目渐康复。

      “我们对病房中的装饰物有严格规定,但斯特劳治疗师在圣诞节的忙碌中,忽视了博德先生床头植物的危险性质。随着博德先生语言和行动能力的恢复,她鼓励他亲自照料那盆植物,却没看出它不是无害的蟹爪兰,而是一枝魔鬼网。康复中的博德先生一碰到它,马上就被勒死了。

      “圣芒戈医院还不能解释这盆植物怎么会出现在病房里,望知情者提供线索。”“博德??”罗恩说,“博德,挺耳熟的??”“我们见过他,”赫敏小声说,“在圣芒戈,记得吗?他住洛哈特对面的床,光躺在那儿瞪着天花板。我们还看到了魔鬼网,那个治疗师说它是圣诞礼物??”哈利记起当时的情景,恐怖感涌上心头,像胆汁堵在他的喉咙。“我们怎么会没认出魔鬼网呢???以前见过的呀??我们本来可以阻止??”“谁想得到魔鬼网会伪装成盆栽植物出现在医院里?”罗恩尖刻地说,“这不怪我们,要怪那个送礼的!准是个蠢货,为什么不看看买的是什么呢?”

      “得了吧,罗恩!”赫敏不安地说,“我想没人会把魔鬼网放在花盆里而看不出它想勒死碰它的人。这?? 这是谋杀??很聪明的谋杀??如果送植物的人没留下姓名,谁能查得出来?”

      哈利没在想魔鬼网,他记起受审那天乘电梯下到魔法部第九层时,从门厅进来的那个黄脸男子。“我见过博德,”他缓缓地说,“跟你爸爸在魔法部??”罗恩张大了嘴巴。“我在家听爸爸提到过他!他是个缄默人?? 他在神秘事务司工作!”三人面面相觑,赫敏把报纸抽过去,翻到头版,瞪着十名越狱的食死徒瞧了-362 ?一会儿,然后跳了起来。

      “你要干吗?”罗恩吃惊地问。

      “发一封信,”赫敏说,把书包甩到肩上,“可能??嗯,我不知道??但值得试一试??只有我能够??”

      “我讨厌她那样,”罗恩嘟哝道,他和哈利也站起来,慢慢走出了礼堂,“就告诉我们一次会杀了她吗?只需要十几秒钟?? 嘿,海格!”

      海格站在门口让一群拉文克劳的学生过去。他还像寻找巨人刚回来时那样伤痕累累,而且鼻梁上又多了一个新的伤口。

      “你们好啊?”他想笑,但只是痛得咧了一下嘴。

      “你没事吧,海格?”哈利跟着他问,他沉重地走在拉文克劳的学生后面。

      “很好,很好,”海格假装快活地说,还挥了挥手,差点打到了惊恐的维克多教授,“就是忙,你知道,还是那些事儿?? 备课?? 两只火蜥蜴的鳞烂了?? 我留用察看了。”他嘟哝道。

      “你留用察看了?”罗恩大声问,许多学生都好奇地回头看了看,“对不起?? 我是说?? 你留用察看了?”他压低了嗓门。

      “是啊,”海格说,“说实话,这是意料中的。你可能不理解,但那次调查结果不好’?”算了。”他长叹一声,“得再去给火蜥蜴抹点辣椒粉,不然它们的尾巴也要掉了。再见,哈利??罗恩??”

      他沉重地走开了,出了前门,下了台阶,走进了潮湿的场地。哈利望着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承受多少坏消息。

      海格留用察看的事几天就在学校里传开了,并不是每个人都感到难过,有些人,尤其是德拉科马尔福,显得很高兴。至于不知名的魔法部职员在圣芒戈蹊跷身亡,似乎只有哈利、罗恩和赫敏才知道或关心。现在走廊里只有一个话题:十名在逃的食死徒。这个消息终于通过少数读报的人渗透到了校园里。谣传说霍格莫德有人认出了几个逃犯,还说逃犯藏在尖叫棚屋,可能会像小天狼星那样闯进霍格沃茨。

      魔法家庭的孩子从小就听说过这些食死徒,他们的名字几乎和伏地魔一样恐怖,他们在伏地魔的恐怖统治下所犯的罪行众所周知。霍格沃茨的学生中就有受害者的家属,这些学生发现自己不情愿地成了走廊上注意的焦点:叔叔、婶婶和堂兄弟都死在一个逃犯手里的苏珊博恩斯在草药课上痛苦地说,她现在深深体会到了哈利的感觉。

      “我不知道你怎么受得了,真可怕。”她坦率地说,往叫咬藤幼苗上加了太多的龙粪,使得它们难受地扭动尖叫起来。

      哈利这些天在走廊上又成了小声议论和指指点点的对象,但他发现议论者-363 ?的语气稍有变化。现在是好奇代替了敌意,有一两次他好像听到有人对《预言家日报》关于十名食死徒如何逃出阿兹卡班的说法表示不满。在困惑和恐惧中,这些怀疑者似乎转向了仅剩的一种解释,即哈利和邓布利多去年以来所讲的内容。

      不仅学生的情绪变了,现在还经常能看到两三个教师在走廊上低声紧张地交谈,一见有学生走近就不说了。“显然他们不能在教师休息室自由讲话了,”赫敏小声说,她和哈利、罗恩碰到麦格教授、弗立维和斯普劳特聚在魔咒课教室外,“乌姆里奇在那儿。”

      “你说他们有新的消息吗?”罗恩回头望着三位教师。

      “就算有,我们也不能听,是不是?”哈利气愤地说,“教育令??第多少号了?”

      阿兹卡班越狱事件见报的第二天早上,学院的布告栏上又贴出了新的告示:霍格沃茨高级调查官令兹禁止教师向学生提供任何与其任教科目无关的信息。

      以上条例符合《第二十六号教育令》。

      签名:高级调查官多洛雷斯简乌姆里奇这条最新法令在学生中引出了许多玩笑。李乔丹向乌姆里奇指出依据新法令她不能责备弗雷德和乔治在后面玩噼啪爆炸牌。

      “噼啪爆炸牌跟黑魔法防御术不相干,教授!那是跟您任教科目无关的信息!”

      哈利再见到李时,他的手背鲜血淋漓,哈利建议用一点莫特拉鼠汁。

      哈利以为阿兹卡班越狱事件会使乌姆里奇收敛一点儿,以为她会为她亲爱的福吉眼皮底下出的这个大纰漏而羞愧。然而,这件事似乎只是使她更疯狂地想把霍格沃茨的生活控制在她的掌心里。她好像正下定决心近期内至少要解雇一个人,只不过是特里劳妮和海格谁先走的问题。

      现在每堂占卜课和保护神奇生物课都在乌姆里奇和她的写字板前进行。在香气熏人的塔楼楼顶的房间里,她坐在火炉边,不时打断特里劳妮教授越来越歇斯底里的讲课,问她鸟相学和七字学之类刁钻古怪的问题,坚持要她预知学生的回答,并要求她展示用水晶球、茶叶和魔文石占卜的能力。哈利觉得特里劳妮快要崩溃了,他有几次在走廊里碰到她(这本身就很反常,因为她一般只待在她的塔楼里),都见她在激动地自言自语,绞着双手,惊恐地回头张望,身上散发着一股强烈的烹调酒的味道。若不是太为海格担心,他都要为她难过了?? 可是如-364 ?果两人中必须有一个丢掉工作,哈利只有一个选择。

      不幸的是,哈利看不出海格比特里劳妮好到哪儿去。虽然他好像听了赫敏的劝告,圣诞节之后就没在课上用过比燕尾狗①(它除了尾巴分叉之外与小猎犬没什么区别)更吓人的东西,但他似乎也受了刺激。在课上心烦意乱,魂不守舍,经常忘了讲课的思路,答错问题,还老紧张地去瞟乌姆里奇。他跟哈利三人也疏远了一些,特别叫他们不要在天黑后去看他。

      “如果被她抓到,我们都会完蛋。”他直截了当地说。他们不想进一步连累他,晚上就不再去他的小屋了。

      哈利觉得乌姆里奇在一步步剥夺让他在霍格沃茨的生活中有意义的东西:访问海格的小屋、小天狼星的来信、他的火弩箭,还有魁地奇球。他只能用他惟一的方式报复:加倍投入D.A.的活动。

      哈利高兴地看到,得知十名食死徒在逃后,大家(连扎卡赖斯史密斯)都训练得更刻苦了。然而谁的进步都没有纳威明显,残害他父母的凶手逃跑的消息使他发生了奇特的甚至有些吓人的变化。他一次都没有提过在圣芒戈病房里见过哈利等人的事,见他这样,他们也守口如瓶。他也从来不提贝拉特里克斯及其同伙的在逃,事实上,他在D.A.活动时几乎一句话都不说了,只是埋头苦练哈利教的每个魔咒,圆脸蛋绷得紧紧的,对受伤和事故都不以为意,练得比屋里任何人都卖力。他的进步快得令人害怕,当哈利教一种能把小魔咒反弹到敌人身上的铁甲咒时,只有赫敏比纳威先学会。

      其实哈利非常希望他在学习大脑封闭术上也能有纳威那样大的进步。第一次辅导很糟糕,以后也没有改善,相反,哈利觉得他的状态越来越坏了。

      在学习大脑封闭术以前,他的伤疤偶尔也会痛,通常是在夜里,或是在他几次突然感应到伏地魔的思想和情绪之后。但现在伤疤几乎是不间断地刺痛,他经常感到一阵阵与他当时行为无关的烦恼或喜悦,总是伴随着伤疤的剧烈疼痛。他恐惧地觉得自己正在逐渐变成一种天线,能接收伏地魔情绪的微小波动。他能肯定这种灵敏度的提高是第一次跟斯内普学习大脑封闭术后开始的。而且,他现在几乎每天晚上都梦见自己在走廊里朝神秘事务司走去,最后总是渴望地站在那扇黑门前。

      “也许有点儿像生病,”听了哈利的倾诉之后,赫敏关切地说,“像发烧那样,要先加重再变好。”

      “是斯内普的辅导使它加重的。”哈利断言,“伤疤疼得太难受了,而且我讨厌每天晚上走那条走廊。”他恼火地揉着额头,“我希望那扇门快打开,盯着它都看厌了?? ”

      ①关于燕尾狗的详细描写,请见《神奇动物在哪里》一书。人民文学出版社,2001年10月版。

      -365 ?“这可不是开玩笑,”赫敏厉声说,“邓布利多不想让你梦见那条走廊,要不他也不会让斯内普教你大脑封闭术。你还得努点力。”

      “我努力了!”哈利火了起来,“你倒试试看,斯内普想进到你脑子里,这不是什么开心的事!”

      “也许??”罗恩开口道。

      “也许什么?”赫敏没好气地问。

      “不能关闭大脑也许不是哈利的错。”罗恩阴沉地说。

      “你是什么意思?”赫敏问。

      “嗯,也许斯内普不是真想帮助哈利?-.”

      两人都瞪着罗恩,他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们。

      “也许,”他低声说,“他实际上是想把哈利的头脑打开得更大一点儿??让神秘人?? ”

      “别胡说,罗恩,”赫敏生气地打断他,“你怀疑过斯内普多少次了,哪次是对的?邓布利多信任他,他为凤凰社工作,这就够了。”

      “他以前是食死徒,”罗恩固执地说,“我们从没见过他真正转变的证据??”

      “邓布利多信任他,”赫敏坚持道,“要是我们不相信邓布利多,就没人可相信了。”

      有那么多烦心的事和要做的事?? 经常使五年级学生熬夜的惊人作业量、秘密的D.A.集会、斯内普的定期辅导?? 一月份过起来快得可怕。不知不觉中二月已经来临,带来了较为温暖湿润的天气,以及本学年的第二次霍格莫德之行。哈利自上次约定之后一直没什么时间跟秋说话,现在突然发现要跟她度过整整一个情人节。

      2月14日早上哈利特意打扮了一下,他和罗恩来到礼堂时正赶上猫头鹰送信,海德薇不在?? 他也没指望它来,但他们坐下时,赫敏从一只陌生的褐色猫头鹰嘴里抽出了一封信。

      “还算及时!要是今天不来??”她急切地撕开信封,抽出一小张羊皮纸,读了起来,目光迅速地来回移动,脸上现出欣慰的表情。

      “哈利,”她抬头看着他,“这很重要??你中午能到三把扫帚来找我吗?”

      “嗯??我不知道,”哈利没把握地说,“秋可能希望我一直陪着她。我们还没说过今天要干什么。”

      “那就带她一起来好了。”赫敏急切地说,“你会来吗?”

      “嗯??好吧,可为什么呢?”

      “我现在没时间告诉你,我得赶快回信?? ”

      她匆匆走出礼堂,一手拿着信一手捏着片面包。

      -366 ?“你去吗?”哈利问罗恩。但罗恩沮丧地摇摇头。

      “我去不了霍格莫德,安吉利娜要训练一整天,好像会有用似的?? 我们是我见过的最差的队。你没看见过斯劳珀和柯克,太臭了,比我还臭。”他重重她叹了口气,“不知道安吉利娜为什么不让我离队??”

      “因为你状态好的时候挺不错的。”哈利烦躁地说。

      他觉得很难同情罗恩的处境,因为他自己几乎愿意花一切代价参加这次对赫奇帕奇的比赛。罗恩似乎觉出了哈利的语气,吃早饭时没再提魁地奇球,说“再见”的时候两人态度也有一点儿冷淡。罗恩去了魁地奇球场,哈利用饭勺当镜子理了理头发,一个人去门厅找秋,心里惴惴不安,不知道和她说些什么。

      她站在栎木门旁,梳着长长的马尾辫,非常美丽。哈利的脚好像太大了,变得与身体不协调起来。他向她走过去的时候,他突然感到他的手臂在身边摆动得是那么蠢笨。

      “嘿。”秋有点儿紧张地说。

      “嘿。”哈利说。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哈利说:“那?? 我们走吧?”

      “噢?? 好的??”

      他们排到等费尔奇签字出校的队伍中,偶尔接触到对方的目光,躲闪地笑笑,但没有说话。走到外面时哈利松了口气,觉得默默走路要比尴尬地站在那儿自在一些。清风习习,路过魁地奇球场时,哈利瞥见罗恩和金妮在看台上空掠过,他心里一阵嫉妒??“你很想打球,是吗?”秋说。

      他回过头,见她正望着他。

      “是,”哈利叹道,“很想。”

      “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比赛吗,三年级的时候?”她问他。

      “记得,”哈利笑道,“你老是挡着我。”

      “伍德叫你别讲绅士风度,该撞就把我撞下去。”秋怀念地微笑道,“我听说他被波特利队选走了,是吗?”

      “不,是普德米尔联队,我去年在世界杯上见过他。”

      “嗯,我在那儿看到过你,记得吗?我们在同一个营地上。真棒,是不是?”

      魁地奇世界杯的话题伴着他们一直走出了校门。哈利简直不能相信跟她聊天这么轻松,不比跟罗恩、赫敏说话困难。他正开始感到自信和愉快时,旁边走过一大帮斯莱特林女生,里面有潘西帕金森。

      “波特和张!”潘西尖叫道,女生们一片哄笑,“啊,张,你的眼光不怎么样嘛??迪戈里至少长得还不错!”

      她们加快了步子,一边尖声议论,放肆地回头看哈利和秋,留下一阵难堪的-367 ?沉默。哈利想不出魁地奇球还有什么可说的,秋有点儿脸红,看着自己的脚。“嗯??你想去哪儿?”进霍格莫德村时哈利问道。大街上全是学生,在街上溜达,看商店的橱窗,聚在一起玩闹。“哦??我无所谓,”秋耸了耸肩,“嗯??就逛逛商店怎么样?”

      他们朝德维斯一班斯商店走去。橱窗里贴出了一张大告示,几个当地人正在围着看,哈利和秋走近时他们就让开了。哈利发现他再次面对着十个越狱的食死徒的照片,告示说(《魔法部令》)如有人能提供缉拿逃犯的线索,奖赏一千个加隆。

      “真有意思,”秋也望着食死徒的照片,低声说,“你记得吗?小天狼星布莱克逃走的那次,霍格莫德村到处都是派来捉他的摄魂怪。现在十个食死徒在外面,却看不到摄魂怪??”

      “哎,”哈利把目光从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的脸上移开,往大街上张望了一下,“是很奇怪??”

  • 滴滴识字
  • 享游戏之乐 识汉字之形
  • 晓文字之意 体文化之美
  • 滴滴学堂
  • 上海典朗电子有限公司
  • 电话:021-51999681
  • 邮箱:jule@ddkids.com
  •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0030048号-1
  •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交暨路233号6号楼
  • Copyright ©2007-2013 DDKIDS Corporation